洸伦太郎

lof气人画脚写脚V

[曦澄]中元节小故事

※短小注意!!!

蓝曦臣和江澄在一起已经有五年了。

距离江澄去世过去了一年。

蓝曦臣渐渐从颓废中走出,面对新的生活,他日日夜夜勤勤恳恳的卖力工作,忙碌的日常和奔波的旅途使得蓝曦臣感觉自己的生活很充实。

“所以?您忘了您之前的恋人了?”一位听说过蓝曦臣过去的女性客户这么问他,蓝曦臣听闻,笑着端起一杯酒,敬道,“您这是说笑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和晚吟分手。”

如今天人两隔,他活下去的唯一支持也就只有江澄死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半夜十点,蓝曦臣坐上回家的最后一趟电车,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不知怎的突然想起江澄葬礼上的场景。

那一天的魏无羡没有嬉皮笑脸,也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哭,只是静静的,静静地站在江澄的尸体前,盯着江澄的脸看了半个小时,愣是没有人能拉开他。

江澄死后的一段时间,蓝曦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过一日是一日,等待着自己死亡的那一天。

不过所幸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他准备活下去,连带着江澄的那一份。

刚回到家,蓝曦臣连灯都懒得开,丢去平时限制他的礼仪,倒头就睡。

风吹开窗帘,在月光的照耀下,地面的影子显示出人形。那人呆在蓝曦臣床头站了许久,弯弯嘴角,笑道,“给我好好活下去啊,蓝曦臣。”

整理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15题点底下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cp:曦澄 忘羡 双道长 薛箐

16.好友的提示

蓝曦臣追妻之路那叫一个漫长曲折,他本人害怕表白伤害到他和江澄之间的感情,所以畏畏缩缩的不敢表白。江澄就打死也不承认自己弯了,每天对着镜子说上好几遍我不是弯的我不是弯的,我不喜欢蓝曦臣我不喜欢蓝曦臣。两人就这么磕磕绊绊,各自心怀鬼胎的待在对方身边两年。早在高中就和蓝忘机在一起了的魏无羡看的很是捉急,好不容易把江澄以为自己是直的这个幻想打破,那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江澄红着脸拒绝去主动表白。

魏无羡看此状况摇头叹了口气,开始为江澄的未来做各种规划。

“我觉得你这是多此一举。”江澄看着正拼命在qq上把蓝曦臣诱拐出来创造机会说魏无羡,这么评价道。

“好的”两个字通过屏幕传到魏无羡的眼里,他笑着把手机抛向床边,抬头与江澄的视线对了个正着,“画蛇添足便是龙,若是师兄我帮你把蓝曦臣追到手了,你可要好好请我吃一顿饭啊~”

“好啊。”江澄阴恻恻的笑了一阵,“带上仙子一起去。”

“……师妹你怎么能这样!!”

嘴上嫌弃魏无羡的江澄对魏无羡的计谋是照用不误,有时候甚至会给魏无羡提出点建设性的意见。刚开始制定计划还没行动的时候,魏无羡就一副“哎呀我家师妹的情商终于增高了,告白一定会成功”的样子。直到开始真的实战约会,他才意识到,江澄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

“不是他们俩怎么在火锅店就这么坐下了?约会吃火锅吗?嗳不是师妹你的主导话语权放在哪里了啊!!为什么人家蓝大哥一和你提狗你的魂就被勾走了啊!!清醒点啊师妹!!”

魏无羡蹲在火锅店外的花坛后,一手撑着几乎要被他摁在地上了的蓝忘机,一手做望远镜窥视着屋里的状况,嘴巴不停的在吐槽。

最终曦澄两人在一起还是因为魏无羡在他们吃的烤串里放了枚小小的告白卡片,真的很小,小到江澄一个不小心吞了下去,只好到医院去洗胃,蓝曦臣心疼死了,每天都守在江澄身边照顾他。江澄被蓝曦臣感动了,一个血流上涌就开口表白,从此以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魏无羡:这他妈是什么八点档的狗血泡沫剧?师妹你吃东西真的不用嚼一下的???我好累,要蓝二哥哥亲亲抱抱才能好起来。

17.一枚戒指

学生们成群结队的离开校园的大门,大声嚷嚷着一名宋姓老师辞职去旅游的消息,每个学生脸上都挂满了高兴的神色,因为等待他们的,是为期两天的假期……哦,还有成堆的作业。

解决掉闲的没事来送人头的小混混,阿箐抬抬下垂的眼镜框,扛起小木棍,向大门口走去,毫无疑问的看见了正在等她的薛洋。

“啊,小瞎子,终于出来了,好慢。”

“哈?嫌慢你别等我啊,还有你为什么老是小瞎子小瞎子的叫我?!我又不是真瞎!”

“你那眼睛和瞎子没什么区别了好吧~”

“屁!你明明知道这只是眼镜框……我们一会儿去哪,臭混蛋?”

“随便逛逛吧。你今晚想吃什么啊,小瞎子。”

“吃猪排,肉从你身上割。”

“好好好,本大爷才懒得和眼残人士较真。”

等了半天阿箐的反驳还没有传入薛洋的耳朵,他回头,发现本该在他身后的阿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一个渡着金边的巨大展示橱框,脸近乎贴上了玻璃,眼睛里若有若无的闪烁着光芒。橱窗里有什么东西反射着强烈的光线,走进阿箐,薛洋才看清楚橱框中被展示出来的物品。

那是一枚戒指,放在小小的橱框正中央,戒指的银环中央夹着一块因为阳光的照射而反射出淡蓝色光的钻石。薛洋脸色阴沉了一会儿,然后挑起嘴角。

“怎么?咱们家的小瞎子想结婚了?”

“谁想结啊混蛋!就算结也不是和你结!臭混蛋!”

“嗳~真是巧了,我也不想指望你这个笨蛋来托管我的人生~”

两人日常的吵回家。

————————————————————————

清晨的阳光并不是那么刺眼,被强迫出来买菜的薛洋从店里走出,一枚微小的戒指被他握在手掌中。他的眼里染上些许笑意,大步向家走去。

可不许不嫁我啊,小瞎子。

18.末日

“假如末日来了,世界灭亡,你和你爱人都会死亡,你的面前有一个能救一个人的药,你会怎么做?”晓星尘面前的女性这么问着他,她看晓星尘一副放不开的样子,笑笑,补充道,“你的爱人现在在另一个房间里,也在回答这个问题。不用担心,我们不会把你的答案透露给你的爱人的。”

听闻女人这么说,晓星尘松了一口气,他还是有些不太确定的问,“你们确定这是进入游乐场必须的吗?”

“当然。我们没理由骗您。”

“好吧……那,我回答。”晓星尘轻咳一声,“要是发生世界末日的话,我想……”

“我会选择和子琛一起离世。”

“我会选择和星尘一起离世。”

另一方面,被询问的宋岚也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为什么呢?”

“因为,不管谁离开了,另一个人终究是要痛苦的啊。”

“因为,星尘肯定会说[不管谁离开了,另一个人终究是要痛苦的]。”

我们都了解了彼此。

我们都愿意一起离世。

这样的话。

末世又能耐我们何?

19.十年后的我们

“照出十年后的模样?那不是什么什么柯南里面的那东西吗?”江澄拍拍魏无羡手里老旧的相机,那两掌下去,魏无羡有些担心这玩意会不会坏掉。

“肯定是如假包换啦~你师兄弄来的东西能有错吗?不说了,再见师妹,我去找蓝二哥哥了啊!”

“去去去!别来烦我!”

“嘿嘿嘿~”

出乎魏无羡意料的是,蓝忘机对他拿来的相机很是抗拒,抗拒到几乎是要砸了它的样子。魏无羡问为什么,蓝忘机皱皱眉头,道,“看见未来,会被未来局限。”

“哎我说蓝湛,你平时那么聪明,怎么到这时候脑子就转不过弯来?”魏无羡摇摇头,“未来是被规定的,本就改不了,就算你不看未来又怎样?你还不是被未来局限着。”

“世界上有很多人认为自己改变了未来,他们怎么就知道是自己改变了未来?说不定是未来规定他们这么走的呢。”

“就这么说吧,世界上有哪个人不死的?有哪个人可以改变自己的寿命?这都是未来规定的。”

“被规定了又怎样啦?我们还不是开开心心的活着……哎,蓝湛,我看你眼神,是不服啊,要不我们照个照片看看?赌一把?等到十年后再比比看,看我们有没有改变未来!”

魏无羡放下相机,压住桌子上照片的一角,跑去客厅吃饭。风轻轻吹过,一张印着魏无羡和蓝忘机领着小男孩游玩的照片飘到了地上。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面11题戳底下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cp忘羡,曦澄,双道长,薛箐,雷者误入

12.陪我旅行吧

“啊?”震惊之中的晓星尘不小心咬了一下嘴里的铁叉子,那酸爽,你可知?

看着晓星尘疼的要命捂着嘴嗷嚎的样子,宋岚皱了皱眉头,摸摸晓星尘的头,重复道,“我想去旅行。”晓星尘的震惊也只是震惊了一瞬,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宋岚有一个踏遍世界的理想。晓星尘放下叉子,他拿下宋岚温暖的手掌,反手握住,放到自己的额头上,闭上眼睛,笑着说,“好啊,我们一起。”

就我们两个。

一起。

阳光通过窗户撒在晓星尘脸庞上,宋岚舒缓了眉头,嘴角不经意的上扬,“嗯,我们一起。”

躲在客厅门后的正刷着牙的阿箐和正嚼着糖的薛洋面无表情地对视了一眼,此刻他们深刻的意识到,这一对小情侣,要去度蜜月了。

“阿箐,你……”

“好了不用说了宋岚哥哥。”阿箐一脸严肃的咬碎嘴里的棒棒糖,阻止宋岚的嘴巴继续念叨,“我和臭混蛋已经成年了,我们可以照顾好自己,所以你别担心了。”

“就是你们成年我才担心。”宋岚快速拉上旅行包的拉链,同样一脸严肃道。

“……啊……?”

“洋洋,我和子琛不在,你千万不要和阿箐闹矛盾啊……”晓星尘把毛巾塞进旅行书包,心平气和的和薛洋谈天说地,薛洋听闻笑了笑,“没事啦没事啦,你不用担心啦~不过……”话锋一转,薛洋露出了虎牙,“你和宋岚连婚都没结就去度蜜月可以吗?”

“……嗯……?”晓星尘的笑容绷不住了。

13.讨厌的你

江澄过去其实是很讨厌自己的,他曾不是一次两次看见自己的口不对心伤害到他并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因为他这个口出恶言的特性,导致他的身边的朋友很少,知心的,就更少了。

江澄也曾试过改变自己的特性,但是每次他和颜悦色的和同学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被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于是他放弃了,大概算是破罐子破摔,江澄开始不抑制自己的这种特性。

直到……直到他身边最好的朋友魏无羡也被他伤害到。

看到魏无羡那受伤的眼神,江澄想开口安慰,结果说出来的,是更难听的语言。

于是他放弃了,大概算是自暴自弃,他假装很讨厌魏无羡的样子把魏无羡扔在了原地,那几天,他和魏无羡在冷战。

直到……直到他遇见了蓝曦臣,他脸上那恰到好处的笑容,那彬彬有礼的话语,无不吸引着江澄。

跟踪蓝曦臣来到了图书馆,江澄坐到蓝曦臣对面,凝望着他充满笑意的眼瞳,开口。

“我想向你学习怎么说话。”

蓝曦臣:……?

蓝曦臣整个人都愣住了,连他的笑容都僵硬了些许,对上江澄那认真的眼神,蓝曦臣重新扬起笑容,“抱歉这位同学,请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想向你学习怎么说话。”

麻蛋,蓝曦臣抬手捂住眼睛,身子笑的一颤一颤的。

江澄很认真。

14.双向暗恋

薛洋和阿箐一点儿也不觉得他们之间有多恩爱,阿箐甚至都以为薛洋讨厌她讨厌的要死才会天天欺负她。

要是按他们校同学说的,那就是,我们都觉得他们在一起了,而他们却还在互相暗恋。没错,你没看错,互相暗恋。阿箐知道自己喜欢薛洋,但她死活不承认。薛洋知道自己喜欢阿箐,但是他偏偏要等阿箐上来和他表白。

你说说这一干众人看他们两个相互暗恋看的那个急啊,就差没找个助攻上去表白了。但是事实证明,助攻是不用找的,上午他们刚bb怎么没有个人来助攻,下午欧阳子真表白阿箐的事情就传遍了全校。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李狗蛋同学所描述,当时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上厨艺课的薛洋突然发力捏爆了手里的生鸡蛋,捏完还回头笑了一下说,抱歉手抖。欧阳子真表白了之后并没有被阿箐拒绝,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张三同学所描述,阿箐站在原地,抬了抬没有镜片的镜框,犹豫了一会说,我考虑考虑。

两人意料之中的都不怎么坦诚呢~

转眼之间到了放学的时候,大家都三两成群各回各家。阿箐踏着夕阳拉出的栏杆的阴影,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等她的薛洋。

“你大爷我去上了厨艺课,要不要今晚我给你下厨弄点好吃的啊~小瞎子~”

“去你的吧你弄得东西哪能吃?臭混蛋!”

“嗳小瞎子你这话就不对了吧,我都没有做过饭你从何而来的依据说你大爷我做不好饭?”

两人迎着夕阳打打闹闹的走回了家,刚一进家门,薛洋就直奔厨房,熟练的从冰箱里拿出食材,洗了洗放进菜板上,一回头就对上阿箐一脸怨念的视线,“不是吧臭混蛋你是认真的?”

“……”薛洋笑着晃了晃手中白花花的菜刀,“你说呢?”

“咦~~”阿箐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摸摸自己瘪瘪的肚子,哼了一声。也算这臭混蛋有心,自从星尘哥哥和宋岚哥哥去旅行了以后,本小姐就没有吃过饱饭。

第二天学校就传出了欧阳子真告白被拒的消息。

15.北极圈

魏无羡感觉蓝忘机就像个北极圈,又冷又暴力,他揉了揉自己的后腰,试图活动,却疼的发紧。魏无羡全身脱力般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准备睡觉。

看这个样子,他又一天不能动了。

要说平时的蓝忘机是不可能使这么大劲的,要是说起蓝忘机失控的原因,还是要怪魏无羡出去作死,沾花惹草。

你说这魏无羡去酒吧沾花惹草也就算了,他还带着江澄,带着江澄也就算了,他居然还带着蓝忘机和蓝曦澄。

这是什么骚操作?

江澄看的那叫一个焦头烂额,魏无羡竟然当着蓝忘机的面撩拨前台小妹,蓝忘机在一旁看着,脸上到处都写满了不爽。

江澄试图提醒一下魏无羡无果,就看见皱着眉头的蓝忘机扛起魏无羡就往家走,走出酒吧大门的时候,魏无羡还冲着江澄比了个耶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蓝曦臣。

看到他指蓝曦臣的那一瞬间江澄就明白了,魏无羡想知道吃醋的蓝忘机在想些什么,于是江澄快步跑到蓝曦臣身边,开口就问蓝忘机刚刚在想什么。

蓝曦臣有些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缓缓开口,“晚吟,不可白日宣淫……”

“……哦……”

熟睡中的魏无羡感觉有谁在揉自己的腰,因疼痛而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他放松警惕,睡得更香了。

听说最近全球变暖,北极冰川融化。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7题点底下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cp:忘羡 曦澄 双道长 薛箐 雷者误入

8.棕色的篱笆

魏无羡第一次遇见蓝忘机是在他初中的时候,那天万里无云天气正好,魏无羡出门忘记带江澄,还没走出家门几步就被一跳流浪狗追的找不到北。被撵的实在是晕了头的魏无羡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翻过蓝忘机家棕色的篱笆,把狗隔绝在了篱笆外。

随着犬吠声越来越远,魏无羡长叹了一口气,刚准备起身一回头就和蓝忘机的视线对了个正着。蓝忘机本是想到后花园去修剪一下被蓝景仪不小心踩坏的花圃的,结果刚到后花园就看见一个长得男不男女不女,偏偏还挺好看的马尾人妖蹲在篱笆下瑟瑟发抖。

跟着魏无羡一起抖得还有蓝忘机的手。

虽然他面上看上去没什么,但是突然在家里出现这么一个陌生人在他印象里还是第一次,难免有些害怕。见那陌生人站起身来,和他对上了视线,蓝忘机试探似得开口“你……?”

“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是小偷啊我真的不是小偷,我只是来……来……来推销的!对没错!来推销的!”

“……”

于是两人的孽缘就这么结下了。自这件事情之后,每天魏无羡都会翻过篱笆和蓝忘机在后花园集合,一起玩游戏。

这个习惯保持了很多年,直到他们长大,直到篱笆褪色,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9.落地窗

光辉刺破了黎明的黑暗,晓星尘踏着脚下一点点消失的星辰,来到一扇白色边框,闪烁着光芒的落地窗前,他试着推了推那扇窗户,推了好久发现是徒劳,便也放弃了。他绕着落地窗转了一圈,再次望向窗户的时候,他惊的睁大了双眼。

窗户那一侧的也是他,或者说是另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人。那人双眼上缠绕着绷带,抬手放在落地窗上,脸上的笑容让晓星尘觉得分外眼熟。鬼使神差般的,晓星尘也伸出手,直到碰到落地窗冰冷的窗户时才停下来。那人笑意更浓了,他开口,道,“你好,晓星尘。”晓星尘嗓子哑的厉害。

“我的名字也叫作晓星尘。”

“祝你在那个世界过得幸福。”

“替我谢谢子琛。”

啪嗒啪嗒。晓星尘脑中传来了时针走动的声音,那个人的笑容,落地窗都扭曲了起来,转而化为一片光明,宋岚紧皱的眉头还有阿箐和薛洋略带担忧的神情窜入晓星尘眼中,晓星尘笑了笑,转身环住宋岚的腰,轻声道,“晓星尘说,要替他谢谢子琛。”

宋岚愣了一会,摸了摸晓星尘的头。

阿箐,薛洋:这什么秀恩爱的新型手法?

10.十里长街

阿箐觉得薛洋买东西就跟抢劫似得,你见过谁买东西把钱一把摔老板身上的?摔完了之后还一脸反派的样子舔舔虎牙道,“这棒棒糖,我抢走了。”

阿箐无奈扶额,醒醒哥,那是棒棒糖不是美女啊喂。

你说薛洋长得帅这么整也好说,偏偏旁边有个小屁孩看见薛洋这么干,觉得很帅,也跟着学,结果被人叫家长当着店老板的面打屁股。

这个看颜的世界,呵男人。

终于,在薛洋第五次在那家店这么干的时候,店老板怒火中烧,指着薛洋鼻子就问,“你是个什么东西?!”

“店长怎么能这么问呢?他根本就不是个东西。”阿箐笑道,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黑薛洋的机会。薛洋的嘴角上升到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哦?小瞎子,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那恐怖的笑容看的阿箐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双手环胸,搓搓手臂,切了一声走出商店。

等到薛洋从店里出来的时候,阿箐的魂都被街边的肉包给勾走了一大半。

“喂小瞎子,接下来我们去哪?”

“去你的小瞎子,臭混蛋。去买几个包子当晚餐,再给晓星尘买一些感冒药。然后回家。”

11.不会唱歌的笨蛋

金凌刚收到自家二舅要邀请他一起去ktv唱歌的的消息时,怔了一会,然后揪住正在做饭的江厌离的衣袖就喊,“妈!!!给你儿子多准备点耳塞再给你儿子祈福不会被二舅打断腿吧!!!”

江澄五音不全唱歌跑调的事情谁都知道,在一次江澄在大学同学聚会上公众唱歌被魏无羡嘲笑之后,江澄就再也没有公开唱歌了。但是总要以防万一的是吧。

想到这里金凌不禁有些心疼二舅爸的耳膜了,要知道自从江澄知道自己唱歌难听之后,就整天缠着蓝曦臣,晚上给蓝曦臣唱,白天给蓝曦臣唱,连吃饭的时候都要唱上几句。

人家蓝曦臣也算是宠媳妇的典范,面不改色的听完了江澄的献歌之后还笑着鼓鼓掌,表扬江澄唱歌好听。

只有蓝忘机能看见蓝曦臣那抹笑背后的含义,他拍拍蓝曦臣的肩,摇头叹了口气,一副已经上了年纪的老大爷的样子。

那笑里包括了无奈,包括了崩溃,包括了几句脏话。

简单来说就是,真他妈难听,可是我媳妇就是要宠着,我能有什么办法?

金凌背上小书包,那小书包有两个成人手掌那么大,里面塞满了小型耳塞,所有耳塞都是肉色的,不容易被发现,他赶到ktv的时候,蓝曦臣和江澄还没到,所有人都在跟他要耳塞,离演唱台坐的最近的魏无羡要了3个。

金凌突然有了一种自己是救世主的感觉。

我们至今都不知道江澄那天在ktv里面都唱了些什么。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面3题戳底下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cp曦澄,忘羡,双道长,薛箐

4.虚惊一场

薛洋坐在教室里,双手交叉放到后脑勺后,百无聊赖的透过教室的窗户向街道的方向看去。想着放学和阿箐到哪里逛逛,想入神了,没有留意到宋岚的靠近,被卷成棒状的书本敲了一下的薛洋揉揉脑袋,嘴里嘟囔着我放学就告诉晓星尘你欺负人,低下头认认真真的看起书来。

薛洋和阿箐在旁人看来交往有一个月了,虽然两人都不承认,可是有心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的JQ,神TM3班的班长就嘀咕了一句阿箐不交作业学习肯定不好,薛洋听见了,抄起一袋被他称为尸毒粉的面粉就往班长脸上泼。看着班长白花花的样子,薛洋竟竖起了一个中指,吐吐舌头道,“那个小瞎子学习好不好你心里没点ACD数吗?”

一个目睹了薛洋凌辱班长直播现场的阿箐粉丝一边感叹阿箐竟然有男朋友了一边给薛洋竖起了大拇指。

老哥你真帅。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薛洋从兜里掏出一块青绿色的糖放到嘴里,刚准备踏出教室,一个他看着面生的男孩就跑到他身边,拽着他就着急忙慌的说,“不好啦!阿箐小姐被高年级那帮恶霸堵了!”薛洋挑起嘴角,漏出小虎牙,看着那个男孩着急的样子,笑道“哦?那关我何事?小瞎子自己可以对付的。”说完就侧身离开教室。

男孩目光渐渐暗淡下来,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所以?那帮高年级的人在哪里?”

“啊?啊!在!在体育馆馆口!!”

听完答复的薛洋飞奔起来,他才不是担心小瞎子呢,他只是想看看小瞎子是怎么打架的而已。

阿箐木棍用的可溜了,左边一个横扫千军一个男孩就倒地了,右边一个前后突刺那边的男孩就被捅的捂住肚子开始掉眼泪。

“你们,真弱啊,这样还敢来欺负本小姐?”阿箐踏上一块小石头,不屑的看向还在哭的那个男孩子,“哭个屁,你姐姐我的力度控制的很好,不会死的放心吧。”抬头,阿箐扶了扶没有镜片的眼镜框,和赶来的薛洋对上了视线,两人都露出了笑容。

“哟,小瞎子。”

“嘿,臭坏蛋。”

5.钢琴家

蓝忘机是个弹钢琴的,魏无羡知道,但是他明白蓝忘机更适合弹写古琴,古筝这些东西。

蓝忘机的弹琴技术在网上受到了一票大众的好评,因此也变得小有名气了起来。当魏无羡跟江澄吹嘘蓝忘机有多么多么好时,江澄就会从鼻子里哼一声回道,“你又什么时候看见过你家蓝二弹过琴?”这一问点醒了梦中人,魏无羡虽然听到过蓝忘机弹琴,但的确是没用眼看见过。

于是他放下和江澄视频通话的平板,为了好奇心,抛弃脸皮去缠蓝忘机。

“蓝二哥哥~忘机~机机……啊不是,二哥哥~给我看看你弹琴呗~”

蓝忘机揉揉太阳穴,无视魏无羡对他奇奇怪怪的称呼,开口,“这几天,不行。”

“为什么啊蓝二哥哥~嗳你就弹给我看呗~”

纠缠无果后,魏无羡大抵是放弃了,因为看那蓝忘机的眼神,再纠缠下去怕是要提前天天。于是魏无羡打电话给晓星尘,约了个地方让晓星尘出出主意。

结果不但主意没出出来,他和晓星尘还出去吃喝玩乐玩遍了整个游乐场导致魏无羡的钱包都变得消瘦起来。放弃治疗的魏无羡推开房门,眼前一片黑暗,只有他和蓝忘机的卧室里有一点光芒。

不会招贼了吧……魏无羡眯眼瞅了瞅发光的那块地方,似乎是发现了魏无羡一样,那阵光芒消失了。

这TM什么妖魔鬼怪?把我师……呸蓝二哥哥藏哪里了?

魏无羡关上大门,摸黑摸到一根铁棒,拿着铁棒推开卧室的门,一阵铃铛声在他头顶响起,一阵闪瞎他金眼的光芒从卧室中央蹦出。魏无羡好一会才适应了这光芒,定睛一看,哦,是个钢琴,再一看,哎呦呵,坐在钢琴旁的不就是他的蓝二哥哥吗?

真他妈高级。魏无羡如此称赞道。

蓝忘机冲着他微微点头,开始弹奏起钢琴。指尖在琴键上不停运转,音符随着手机从蓝忘机手里怦然而出,魏无羡不由的听的沉迷了。

一曲终了。

蓝忘机从凳子上站起,说了他这辈子说过最长的一段话,“生日快乐,婴。这些都是我请教兄长准备的,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不敢给你弹琴。”

魏无羡双唇颤抖,半响,开口道,“咱家卧室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

6.时光机

如果有一个时光机,你会想去到什么时候?

“这什么鬼问题?”江澄抛下真心话的纸牌,嫌弃的说道。魏无羡笑着捡起纸牌,放回牌堆里,“哎呀师妹,真心话大冒险不就图个乐子嘛~说吧说吧,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呢~”

“我觉得无羡说的对,晚吟,我也想知道你想要回到什么时候。”蓝曦臣附和着魏无羡,坐在魏无羡旁边的蓝忘机也赞同的点点头。

“哼。我最想回到魏无羡小时候,然后放一堆狗咬他,咬死他!”

“师妹!!!”

4人的小聚会就在魏无羡和江澄的小打小闹中结束了,他们两两分散,各回各家。

江澄最想回的,其实是在那一片莲花池最初存在的时代,他想看看为什么他对那片莲花池的感觉那么熟悉,为什么对着一群莲花他都能感觉到莫名的心安。他有预感,那个问题的答案肯定会让他失望,让他对未来产生恐惧。

说不定。

或许。

那个过去的,曾经在莲花池里生活的他。

并不是他。

“晚吟,吃饭了~”蓝曦臣温和的笑着刮刮江澄的鼻梁,把江澄惊的拿起苍蝇拍子紫电就往蓝曦臣脸上打,被紫电招呼了不止一次两次的蓝曦臣淡定的拿下紫电,继续笑道,“在想什么?这么入迷啊~”

“没什么。”

“那就好,对了对了,金凌的老师宋岚来电话了,说金凌今天翘了一节课……”

“别拦着我我去打断他的腿!”

那个生活在莲花池里的我,和现在的我,一样幸福吗?

7.第二次恋爱

宋岚和晓星尘也算是磕磕绊绊好久才在一起的,据当事人阿箐描述,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原本是恋人的宋岚和晓星尘在很多年前的某一天突然大吵了一架,宋岚关在自己房子里不出来,晓星尘赌气似得疯狂做习题,连做了好几天,本来就近视的他成了高度近视。

那个时候宋岚和晓星尘还是大学生,阿箐也还只是高中生,阿箐看着两人这样,也没有办法说什么,只当是恩恩爱爱了好久突然爆发,过不了多久就会和好。这一天,阿箐刚放学回家,就见晓星尘收拾着行李箱提着一包东西准备走,站在门边上的宋岚没有拦着,也没有说什么,但是脸黑的都能滴下墨水。

看见阿箐进来了,晓星尘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干脆一恒心,拉着阿箐的手就往外走。

阿箐到觉得没什么,反正她无父无母,原本她就是晓星尘捡来的,跟着晓星尘走也情理之中。

多年后阿箐回忆起那段时间,那感觉就像是夫妻吵架,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一样。

她和晓星尘在外市住了一年,在这一年里,她上了新的学校,收留了新的孩子,薛洋。兜兜转转的她和薛洋都念完了高中,晓星尘气也消了,开始时不时想念起宋岚。

终于在阿箐用一罐子糖收买了薛洋让薛洋和她一起劝晓星尘后,晓星尘幡然醒悟,领着俩孩子和一堆行李踏上了回家的旅程。在车站下车的晓星尘看见了站在另一个车站下正准备去外市找他的宋岚。

再次见面,他们没有太多的话可说,只是宋岚皱起了眉头,背对着阳光厉声道,“晓星尘,我这里有个二次恋爱请你谈一下。”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30题来源于网络,侵删
※现代向
※有曦澄 忘羡 双道长向 雷者误入

1.花海

莲花池是真的花海,有花也有海,谈不上是什么浪漫的地点,但是江澄和蓝曦臣偏偏就喜欢在这里约会。

蓝曦臣是觉得没什么,原因有二,其一是约会地点是江澄选的,其二是他对约会地点并没有什么要求,不管在哪里约会,只要他们高兴就好。

魏无羡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在他家蓝二哥哥怀里拍着肚皮嘲笑江澄的直男审美。江澄保证,他当时差点就顺着网线去打爆魏无羡的头。其实蓝曦臣也有点好奇这片莲花池对江澄有什么重要的意义。

“为什么晚吟每次约会都会选择这里?”

终于,在一次约会里,坐在船上看着被莲花包围的江澄,蓝曦臣问道,脸上还挂着那副笑容。

江澄摆弄着莲花,正当蓝曦臣觉得他不准备回复想要转移话题时,江澄开口了。

“这里很熟悉。”

“熟悉?”

“嗯。我似乎在这里生活过,在这里有一股莫名的安心感。”

“哦?”

“我记得这个地方是叫做……”

叫做……

莲花坞。

2.一杯咖啡的温度

晓星尘搅拌着咖啡,单手撑着脸颊,目光始终停留在转角的红绿灯路口上。已是傍晚,几个刚刚放学的学生通过红绿灯,路过咖啡店窗前指了指放在窗前的菜单,然后笑嘻嘻的离开。

晓星尘等的人还没有来,他叹了一口气,抿了一口依旧温热的咖啡,这个情况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宋岚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人民教师,经常留下在学校加班加点的批作业改作业。晓星尘也就天天不知疲倦的等着。

不过今天等的时间还是太长了。

晓星尘有些无聊的趴在咖啡店的木质桌上,摘下因为高度近视而带的眼镜,闭上眼睛沉浸在自我世界里。

宋岚:我到的时候,现场只剩下一个睡熟了的晓星尘和一杯凉咖啡了。

宋岚横抱起晓星尘,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对咖啡店主点头示意了一下,走出店门。


3.下雨天

“那……那个……前辈……”扭扭捏捏的小学妹的声音在魏无羡身后响起,魏无羡笑着回头问怎么了,“我……那个……我没有带伞……雨下的这么大……你可不可以……”

“啊抱歉我也没有带伞~”

“好……啊?”小学妹一脸懵逼的望着准备跑回家的魏无羡,心想这剧情不对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还没等她想明白呢魏无羡已经冲出去了,跑出大门的中途还被门槛绊了一跤。

今天蓝二哥哥会做什么饭呢?

心里这么想着魏无羡的笑意更浓了,跑步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跑到家门口的时候,不出意料的看见了正站在屋檐下等他的蓝忘机,看到魏无羡这么一副落汤鸡的样子,蓝忘机不悦的皱起了眉。

“出门时,不是带了伞?”

“嘿嘿嘿,不好拒绝小学妹嘛~”

此话一出,蓝忘机立马就明白发生了什么,眉间的不悦加深了好几倍不止,他把魏无羡领进屋,找出换洗衣服给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几个词概括了接下来魏无羡要做什么。

“洗澡,吃饭,作业,天天。”

忘羡曦澄向

现代

魏无羡坐在公园里位于中央的巨石上,公园里一个人也没有,再过上几天,这个公园连同他住的小区就会被碾成废墟。他弓着腰手上抛着石子,斜眼看向正骂骂咧咧收拾东西搬家的一个老头。那老头大概有60多岁,无妻无子,人老了搬不动那么多东西,此时已经热的大汗淋漓,行李却还没离开家门几步。

魏无羡笑了一下,从巨石上跳下,打着招呼帮老头抬起东西。

搬完老头的东西回到公园时已是傍晚,魏无羡估摸着江澄东西应该收拾的差不多了,便把手中的石子往后一抛,抬腿正要往家里走,却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呼。出于好奇回头的魏无羡被眼前俊美的两人吓了一跳。

“蓝二哥?!还有蓝吸尘!你们怎么有闲情雅致来这里了?”

蓝曦臣无奈的揉揉脑门上被魏无羡用石头砸到的大包,叹息,道“我和忘机是来帮助晚吟和你搬家的,刚刚看到你准备打招呼,结果……”

这么一说,魏无羡才反应过来,他和江澄约好的一起搬去蓝曦臣和蓝忘机家里的。魏无羡抱歉似得挠头笑笑,然后蹦哒到一直不言语目光却落在他脸上的蓝忘机身边,他笑嘻嘻的讲手肘放到蓝忘机肩上,单手叉腰,半是挑逗道,“蓝二哥哥,啵一个呗~”

蓝忘机瞬间红了耳朵,他面无表情的侧过头去不看魏无羡,半响才憋出一句别闹。

蓝曦臣:(心念)可是忘机你一脸愿意的样子啊

蓝忘机:(心念)兄长……我读的懂的……

蓝曦臣:(心念)我知道。(笑)

蓝忘机:……


一打开门,魏无羡就被投射而来的空矿泉水瓶打了个正着,伴随着矿泉水瓶一起的还有江澄的怒吼,“魏无羡你还知道回来?!”

听到江澄声音的蓝曦臣眼神一亮,整个人都精神抖擞起来了。蓝忘机扶了一下根本不需要他扶的魏无羡,低头小心翼翼的看他有没有受伤,谁承想这时候魏无羡双手一抬环住蓝忘机的脖颈就吻了上去。

江澄:(〝▼皿▼)

蓝曦臣:(◦˙▽˙◦)

蓝忘机:(-ι_- )

魏无羡:(∗❛ั∀❛ั∗)✧*。

江澄火气更大了,正要从收拾好的行李里拿出他那个叫做紫电的苍蝇拍,却被蓝曦臣拍了一下肩膀。对上蓝曦臣那双温和双目时,江澄的火气就消了一大半,语气却还是那副暴躁的样子,“干什么?有话快说。”

“是这样的,我想和晚吟商量一下租我们房子的费用,我们去里屋谈?”

“哼。”

眼见着蓝曦臣和江澄进入里屋,蓝忘机脸黑的一批,抱起笑的肚子疼的魏无羡,进入另一个屋子。

“天天。”

[双杰友情向]为什么魏无羡天天坑我?(1)

×澄澄和羡羡幼年的故事
×偏向兄弟情
×别说了我吹爆他们
×可能有剧情向bug,图个快乐当消遣看呗

7岁的江澄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单手撑脑袋看着手中魏无羡从外面搜罗回来的所谓的“武林宝典”。大致浏览了一下这篇的内容,江澄百无聊赖的翻向下一页,要问为什么的话,江澄很负责的告诉你,看不懂。尤其是第三页第二行的第一个句子,江澄保证就算他完完整整的照着书本读下来魏无羡也会和他一样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书本上的原话是:“小江,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个断袖!”

断袖?那是什么邪祟?是断了袖子因为太过伤心而化为怨念的邪祟吗?

想知道知道答案太难,就不会想知道了。

江澄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推开窗户,太阳染红了大片天空,被远处的山丘遮住了一半。清新的香气飘入江澄的鼻呛,他整理了一下服饰,估摸着时间,魏无羡应该快要开始翻墙进院了。推开门,对着向自己打招呼的每个人回礼,江澄快步跑了起来。

魏无羡掂了掂手里分量很足的银子,面上挂着满意的笑容。这些银子是他从一帮土匪那里偷来的,说来也巧,魏无羡刚和江澄打过招呼偷偷从家里跑出来,还没走多久就遇见了一伙土匪,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铁斧头,堵住魏无羡就开口要银子。魏无羡出门已经很困难了哪里会带银子?也幸亏这一伙人是头回作案,不然魏无羡肯定会受一些皮肉之苦才能从他们手里逃出来。

忽悠了一会儿没有经验的小土匪们,魏无羡凭着自己超乎常人的口技躲过了他们。正当他逛好了准备回府的时候,那群土匪又窝在那里抢劫一个卖陶器的姑娘。感叹了一声自己与土匪们缘分不浅的魏无羡上前解救姑娘的同时还顺走了领头人手里的一包银子,顺便一提,魏无羡用捡来赶狗的脏包子代替了领头人手里的银子。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魏无羡,你正下方有块草地里面有防贼陷阱!”

“知道了师妹!”魏无羡叼着钱袋,一个起跳越到江澄身边,把嘴里的钱袋推至江澄胸前,“师妹,你看我这次出行收获颇丰啊!”

江澄翻了个白眼,一边嘴上吐槽几句,一边手上快速的拆开袋子,“去你的师妹,我是男的,魏无羡你…………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银子…………”

魏无羡勾住江澄的脖子,笑道“从几个土匪手里强的!”

“土匪?你认真的?土匪这么有钱?”

“哎呀不管啦,给江叔叔送去吧!”

“送你妹啊!魏无羡你是不是傻了,这样你偷偷出去乱晃的事情不就揭穿了?”

“哎呀担心这些干什么~看你师兄的吧~”

————————————————————————————
第一篇很短小,不定时更新,不一定会不会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