洸伦太郎

lof气人画脚写脚V

[羡澄]其燕名澄(一)


时间对燕妖来说并不是什么宝贵的东西。燕妖们通常对时间流逝的感知很模糊,所以他们的日子过得总是悠悠闲闲,不追不赶,想做的事情在想做的时间做就行了。

不用在乎时间沙漏的一点点遗失,更不用担心什么时候生命会走到终点。

但是有一位燕妖明显与众不同,春夏秋冬,反反复复,他每天都在计算时间的流逝,然后展开代替手臂而存在的双翅,飞上天空,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那只燕妖名叫江澄,他总是板着一张脸,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江澄被誉为是燕妖界的怪胎,在江澄第一次和他的父母谈起时间岁月之类的东西时,他的父母先是愣了一会,然后凑在一起拉着他姐姐在一旁窃窃私语。

当天太阳落下去后江澄的姐姐江厌离就敲开江澄的房门,维持着笑颜询问江澄是从哪里听来的这词。

江澄歪歪头,然后沉思,思考了许久,久到困意爬上了他的大脑,他才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时间,岁月”的概念是从哪里灌输到他的脑子里的。

明白了这一点的江澄对时间越发好奇了,他查阅了所有堆在图书馆里的书本,从封面的破旧程度来推测年代的久远。

煤油灯一点一点的被风吹动,火光闪烁在江澄稚嫩的脸庞上,他捧着一本书页残破的古籍,用心阅读着。寂静的图书馆里充斥的只有“沙—沙—”不停翻书的声音。

不孜不倦的阅读总是有收获的,江澄从一本名叫《古代历史》的书里发现了一个叫做人类的物种,还找到了燕妖的祖先们留下能变成人类的魔法咒语。

在《古代历史》上描写中,人类是大陆上控制时间的神,他们没有翅膀,却有行动自如的手掌。他们没有能向燕妖一样有天生就能飞上天空的能力,但是他们有聪明机敏的脑袋,可以创造出巨大的飞机。

对时间十分好奇的江澄从图书馆里借出这本书后狂奔回家,吃饱喝足,告诉父母和江厌离他要离开他们栖息的世界树,去陆地上寻找人类事情。他们听闻,不免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澄儿尚且12,无论是在知识方面和生活方面都还欠缺店经验,这就放澄儿出门磨炼,是否有些不妥?”江厌离皱着眉头,轻声道。江枫眠虽然心里担心,但只是犹豫了一会儿,便大手一挥,默认让江澄出门闯荡。然后帅不过三秒,和虞夫人吵了起来。

江澄不顾那么多,只要江枫眠同意便是铁板钉钉的事了。他飞奔回卧室,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发。

世界树是一颗巨大的树木,高到穿破了云层,宽到10个四肢健全的成年男人张开手臂贴在树干上都抱不过来。世界树分为东方和西方两部分,江澄住在世界树东方的最顶端,那是最高但视野最差劲的地方,因为江澄从宽大的树杈往下望只能看见厚厚的一层白云。

江澄知道自己在尝试一种类似于极限运动之类的活动,因为从来没有燕妖尝试过从他这个高度俯冲到地面。他不知道他的身体能否承受的住高速,但他想尝试一下。

如果我受不了的话我会立马尝试停下然后回来。江澄这么对着江厌离和虞夫人承诺,然后在心里也做好了回来的准备。

江澄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一统东方世界树的是他所属江家的任务,而他江澄,是江枫眠唯一的儿子。

继承江枫眠继续统领东方世界树是江澄的责任,要说比江澄大上5岁的江厌离的话,尚且不提江厌离只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过段时间还要和统治西方世界树的狮鹫族金家联姻。

江澄分得清轻重,他不会就因为一己私欲而毁掉整个家族的命运,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

张开双翅,闭上眼睛感受风的流动。江澄深吸一口气,俯冲下去,几片树叶被他带动,迎风吹了起来。

还可以,还可以,我能做到。这么安慰自己的江澄缓缓睁开眼,那片阻挡他视线的云彩在他之上,代替云层出现的便是天空树庞大的根系和渺小的楼层。

他看到一些奇形怪状反射着阳光的东西,那东西不停的抖动着,从后面还露出点点黑烟。江澄算是勉强认得那东西,在《古代历史》里出现过,名字是叫做汽车。

在能看清那几栋高楼上的小东西后,江澄就开始考虑怎么样掉下去才不会惹得人类注意,然后他灵机一动,准备掉在地面前30秒驱动咒语变为人类之躯。

想到这儿,江澄轻轻的摆动了一下双翼,防止自己掉到地面时摔得太惨。

《古代历史》上可是明明白白的写着,人类对外敌和不属于自己国家的人会很排斥。

一切就如江澄计划的那般进行,但是果然缓冲的力度太小了,掉落在地上之后一两秒他就昏了过去,在昏迷之前,他迷迷糊糊的看见了世界树旁被围上了一圈又黄又黑名叫做隔离带的东西。

醒来的时候,江澄看见的除了白花花的天花板就是被风吹起的半透明窗帘,哦,还有一个黑头发穿着白衣服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看起来好像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

江澄盯了男孩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伸手摸向自己的手臂。

哦,手臂还在。

哦,不是变态。

[双杰友情向]为什么魏无羡天天坑我?(1)

×澄澄和羡羡幼年的故事
×偏向兄弟情
×别说了我吹爆他们
×可能有剧情向bug,图个快乐当消遣看呗

7岁的江澄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单手撑脑袋看着手中魏无羡从外面搜罗回来的所谓的“武林宝典”。大致浏览了一下这篇的内容,江澄百无聊赖的翻向下一页,要问为什么的话,江澄很负责的告诉你,看不懂。尤其是第三页第二行的第一个句子,江澄保证就算他完完整整的照着书本读下来魏无羡也会和他一样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书本上的原话是:“小江,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个断袖!”

断袖?那是什么邪祟?是断了袖子因为太过伤心而化为怨念的邪祟吗?

想知道知道答案太难,就不会想知道了。

江澄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推开窗户,太阳染红了大片天空,被远处的山丘遮住了一半。清新的香气飘入江澄的鼻呛,他整理了一下服饰,估摸着时间,魏无羡应该快要开始翻墙进院了。推开门,对着向自己打招呼的每个人回礼,江澄快步跑了起来。

魏无羡掂了掂手里分量很足的银子,面上挂着满意的笑容。这些银子是他从一帮土匪那里偷来的,说来也巧,魏无羡刚和江澄打过招呼偷偷从家里跑出来,还没走多久就遇见了一伙土匪,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铁斧头,堵住魏无羡就开口要银子。魏无羡出门已经很困难了哪里会带银子?也幸亏这一伙人是头回作案,不然魏无羡肯定会受一些皮肉之苦才能从他们手里逃出来。

忽悠了一会儿没有经验的小土匪们,魏无羡凭着自己超乎常人的口技躲过了他们。正当他逛好了准备回府的时候,那群土匪又窝在那里抢劫一个卖陶器的姑娘。感叹了一声自己与土匪们缘分不浅的魏无羡上前解救姑娘的同时还顺走了领头人手里的一包银子,顺便一提,魏无羡用捡来赶狗的脏包子代替了领头人手里的银子。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魏无羡,你正下方有块草地里面有防贼陷阱!”

“知道了师妹!”魏无羡叼着钱袋,一个起跳越到江澄身边,把嘴里的钱袋推至江澄胸前,“师妹,你看我这次出行收获颇丰啊!”

江澄翻了个白眼,一边嘴上吐槽几句,一边手上快速的拆开袋子,“去你的师妹,我是男的,魏无羡你…………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银子…………”

魏无羡勾住江澄的脖子,笑道“从几个土匪手里强的!”

“土匪?你认真的?土匪这么有钱?”

“哎呀不管啦,给江叔叔送去吧!”

“送你妹啊!魏无羡你是不是傻了,这样你偷偷出去乱晃的事情不就揭穿了?”

“哎呀担心这些干什么~看你师兄的吧~”

————————————————————————————
第一篇很短小,不定时更新,不一定会不会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