洸伦太郎

lof气人画脚写脚V

[曦澄]客套和他的兄弟套路


※依旧短小

渔夫撑起船桨,慢慢划过水面,即便如此那些睡在河底的鱼们还是被惊醒了,到处乱跳乱扑腾,渔夫冲着水面“呸”了一声,暗骂道今年收成他家肯定又是最后一个。

不过凌晨,江澄走出莲花坞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他没有任何想要帮忙的意思,不紧不慢的离开鱼塘。毕竟什么东西都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

江澄漫无目的的在街上瞎逛,趴在地上的老狗闻见江澄的味道,连忙爬起跑到他面前坐下吐着舌头。江澄每次上街都会喂这只老狗,时间久了老狗一见到江澄就会兴奋的不得了。

江澄俯身摸了摸老狗的头,扔出一根排骨,老狗的注意力被排骨吸引过去,江澄瞅准这个空挡离开。本准备溜达完就回莲花坞的,没想到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

江澄对着眼前的蓝曦臣翻了个白眼,改变行程准备往回走,但仔细思考了一会又觉得不妥,违背自己的真心开口道,“好久不见了蓝宗主,不知您有何雅兴来到云梦,不过此时天气寒冷,不如来莲花坞坐坐?”

江氏三不,你,值得拥有。

“好啊,江宗主。”蓝曦臣脸上依旧挂着那百年不变的笑容,江澄听了忍不住腹诽,好个屁!
“没想到这么久不见,江宗主这么欢迎在下,实数荣幸。”

欢迎个屁,荣幸个屁!江澄抽着嘴角带着蓝曦臣走向莲花坞。

其实蓝曦臣心里的底线差点崩盘,他知道江澄不喜欢他,他也知道江澄那说的都是客套话,他自己也准备要走的,可是你看既然人家都客套你了你总要客套回去吧?

两人都想客套对方,可惜被客套的兄弟套路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江澄/蓝曦臣:蓝/江宗主求您快给个后路让我回去吧!!!

“那……那个江宗主……”

听见蓝曦臣开口江澄眼前一亮,终于,你终于要说了是吧?!快说啊蓝曦臣!!快说你要回去啊!!

“蓝……蓝……”

快快快快!!江澄觉得自己的脸上就差印个滚动弹幕了。

“蓝某觉得云梦的空气很好!!”

“好!你回……啊?”江澄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臭着一张脸转头不理蓝曦臣。

蓝曦臣此时心里也是跑了一个正在冒烟的老火车,一边骂着自己怎么跟个小女生表白一样怂一边练习怎么把这句“蓝某突然想起云深不知处有急事蓝某先走一步”说出来。

“蓝宗主……”

“啊……啊?!”什么什么?!江宗主要主动说了吗?!

“蓝宗主为……为……”

哇江澄还真是个……

“为什么会来云梦?”

好人……

江澄恨得想抽自己50个大嘴巴子,不过他也的确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反正总不会是堂堂蓝宗主出门忘了带指路的东西而迷路了吧。

“蓝蓝蓝……”话题转的太快蓝曦臣没有反应过来差点把蓝蓝路说出来,“蓝某不小心迷路了!!”

“……”江澄沉默着黑着一张脸,扇了自己一巴掌。

真TM打脸。

其实迷路只不过是蓝曦臣一时着急瞎编出来的,事实是有人目睹云梦有走尸,而那人脑残,不去报云梦去报姑苏,因涉及地区利益关系,若姑苏参与此事便是侵犯了云梦的领地和权利,从而造成地域纷争,最后导致云梦和姑苏分裂……

通俗点来讲就是怕江澄一怒之下拆了云深不知处……

的书房的旁边的厨房的后面的庭院里面的小苹果的小房子,魏无羡毅然决然的跪在蓝曦臣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恳求蓝曦臣当面出马调节此事。

毕竟蓝曦臣也不是什么恶魔,吃了魏无羡给的一盘菜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出发了。刚到云梦就遇见了江澄,然后就发生了刚刚那档子事。

蓝曦臣和江澄面对面坐在大厅,江澄既没叫人端茶也没叫人倒水,俩人就这么干坐着,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江澄是想要蓝曦臣感到无聊才一直坐在这里,等着蓝曦臣服软开口。

蓝曦臣则以为江澄是在酝酿情绪好说出让他走的话,于是蓝曦臣就乖乖的坐着等。

客套和他哥套路一击掌,江澄和蓝曦臣又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整理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