洸伦太郎

lof气人画脚写脚V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23题点底下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cp曦澄 忘羡 双道长 薛箐

24.一封去年的信

江澄是在收拾客厅的时候在沙发底下找到这个木箱子的木箱子有江澄两个手掌那么宽,很矮,矮到锁占据了一面的高。

锁并没有被锁上,江澄很轻易的就打开了。入眼的是一些熟悉的小玩具还有一张白色的信封。江澄记得这些玩具,那是他和魏无羡第一次闹掰时魏无羡为了哄他给他买的。

但是江澄对信封还有这个棕色的盒子没有什么印象,要是仔细说起来的话,他甚至都不记得这些玩具是怎么消失的。

怀着疑问的心理打开信封,凌乱又极好辨认的字体跃入江澄眼里:

“你好,未来的我。

我想你可能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写的这封信,那是正常的,因为这一年里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多到你可能会忽略这封信。

什么和好友又和好又闹掰啊,什么跟喜欢的人表白啊。啊,你应该知道的,你和蓝家那俩奇葩中的一个恋爱了。你的蓝家那小子,长得帅,但不炫耀。学习好,稳居你之上。品行好,追了你那么多年都没有放弃。

你很爱那蓝家人,你知道的。

话说你的发小似乎也跟另一个蓝家的跑了,他们整天腻乎在一块,分都分不开你也不要输他们,努力和他更加拉进距离。

emm距离负数的话还是先等等吧。

那么,未来的我,记得好好的爱他哦。”

江澄黑着脸,将信卷成一团放进箱子里,盖上盖子,敲开魏无羡的房门,然后一个箱子就呼上去了。打完了之后看到蓝忘机那满眼写满震惊的眼神,拍拍手道……

“你记好了,魏无羡,以后你的箱子千万别放我这,不然我肯定会放狗咬你。”

25.为你写诗

晓星尘日常,写写小说,回复回复粉丝。

在键盘上敲完最后一个字符,回头再理顺一遍文章思路和寻找错字,点击发送后,晓星尘整个人都如同一摊烂泥一般趴在桌子上。

他已经不分昼夜的连着赶稿赶了三天,亏有宋岚看着,才没有发生疲劳过度这种情况。

最后陷梦乡之时,晓星尘模模糊糊的想起了一个粉丝给他的留言,他当时只是草草的扫了一眼,却留下了极大的印象。

“作者写的耽美文很有感觉啊www特别是小攻和小受闹矛盾那时小受为小攻写诗的心理描写!!太真实了www虽然这么问很没有礼貌,但还是想知道,作者是亲身经历过这种事情吗??”

亲身经历吗?

过往的记忆涌入晓星尘脑中。

或许是的。

晓星尘看见了宋岚逆着阳光站在车牌旁说要跟他谈恋爱。

那么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晓星尘看见了另一个晓星尘吩咐他向宋岚问好。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子琛的呢?

晓星尘看见了为了能让他们安心旅游而辞了老师的工作变成自由职业者的宋岚。

嘛,这不重要了吧。

26.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阿箐被同桌的一本小说标题吸引了眼睛,纯白又厚实的书皮上印着几个大大的黑字——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什么鬼?阿箐一脸懵逼的盯着那本书看,现在的小说标题都起的这么少儿不宜了??对这本小说非常感兴趣的阿箐二话不说直接拿着棍子直指同桌的双眉之间,“这本,借我看几天。”

为了凸显霸气她还叼了个烟状棒棒糖在嘴里,一副我比小猪佩奇还社会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毕竟同桌也不是什么魔鬼,面对阿箐干净利落的“借书”,他轻轻一笑,一巴掌在书的封面上印了个五指痕,“给您,阿箐小姐。”

薛洋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已是傍晚,那个时候阿箐已经对那本书走火入魔了,走路看,上厕所看,就连写作业也要看上一两眼。

看到薛洋都有点对小说内容感兴趣了,他一把夺过阿箐手里的书,两三眼扫了一下标题,然后扔在打了他一拳的阿箐脸上,露出虎牙笑道,“这书名和小瞎子你还真像~”

阿箐愣了一会,红着脸嘀咕道,“臭混蛋你就是个傻逼……”薛洋自然是听到了,但他当做没听到,“我说啊小瞎子,你觉得今晚做个超超超超辣汉堡怎么样?”

“……我靠臭混蛋你有毒吧?!不管你了,本小姐今晚出去吃!”

“哦~小瞎子,你哪来的钱啊~难不成……”

“……!没有!绝对没有!”

“我都没有说是什么呢小瞎子~”

“……”

27.顾此失彼

“……晚吟……你看见我的抹额了吗……”蓝曦臣翻箱倒柜的找着他今天为出席会议而准备的抹额,找了好久终于知道回头问问江澄。

江澄双手环胸的坐在沙发上吃橘子看电视,听到蓝曦臣的问题他摆摆手,表示不知道。

“啊啊怎么办啊抹额不见了……这样要怎么办才能去开家庭会议啊……”蓝曦臣看起来似乎很手忙脚乱。

“其实我早想吐槽了。”江澄咬着橘子,单手拿着遥控器换台,“为什么你们看家庭会议都要带着抹额啊?那抹额有什么意义?”

“不不不,晚吟……抹额是历史流传下来的,蓝白色代表纯洁和雅正……这是……”

“那就跟江家每年都喝我姐煲的汤一样的意义?”

“……”

“……晚吟你这么理解其实也行……”

“是吧,少喝一次汤不会死,同理少绑一次抹额也没有触犯什么大忌。”

“……”

“……晚吟说的有理……”

于是蓝曦臣就因为没有绑抹额而被蓝启仁骂了一顿。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