洸伦太郎

lof气人画脚写脚V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面11题戳底下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cp忘羡,曦澄,双道长,薛箐,雷者误入

12.陪我旅行吧

“啊?”震惊之中的晓星尘不小心咬了一下嘴里的铁叉子,那酸爽,你可知?

看着晓星尘疼的要命捂着嘴嗷嚎的样子,宋岚皱了皱眉头,摸摸晓星尘的头,重复道,“我想去旅行。”晓星尘的震惊也只是震惊了一瞬,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宋岚有一个踏遍世界的理想。晓星尘放下叉子,他拿下宋岚温暖的手掌,反手握住,放到自己的额头上,闭上眼睛,笑着说,“好啊,我们一起。”

就我们两个。

一起。

阳光通过窗户撒在晓星尘脸庞上,宋岚舒缓了眉头,嘴角不经意的上扬,“嗯,我们一起。”

躲在客厅门后的正刷着牙的阿箐和正嚼着糖的薛洋面无表情地对视了一眼,此刻他们深刻的意识到,这一对小情侣,要去度蜜月了。

“阿箐,你……”

“好了不用说了宋岚哥哥。”阿箐一脸严肃的咬碎嘴里的棒棒糖,阻止宋岚的嘴巴继续念叨,“我和臭混蛋已经成年了,我们可以照顾好自己,所以你别担心了。”

“就是你们成年我才担心。”宋岚快速拉上旅行包的拉链,同样一脸严肃道。

“……啊……?”

“洋洋,我和子琛不在,你千万不要和阿箐闹矛盾啊……”晓星尘把毛巾塞进旅行书包,心平气和的和薛洋谈天说地,薛洋听闻笑了笑,“没事啦没事啦,你不用担心啦~不过……”话锋一转,薛洋露出了虎牙,“你和宋岚连婚都没结就去度蜜月可以吗?”

“……嗯……?”晓星尘的笑容绷不住了。

13.讨厌的你

江澄过去其实是很讨厌自己的,他曾不是一次两次看见自己的口不对心伤害到他并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因为他这个口出恶言的特性,导致他的身边的朋友很少,知心的,就更少了。

江澄也曾试过改变自己的特性,但是每次他和颜悦色的和同学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被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于是他放弃了,大概算是破罐子破摔,江澄开始不抑制自己的这种特性。

直到……直到他身边最好的朋友魏无羡也被他伤害到。

看到魏无羡那受伤的眼神,江澄想开口安慰,结果说出来的,是更难听的语言。

于是他放弃了,大概算是自暴自弃,他假装很讨厌魏无羡的样子把魏无羡扔在了原地,那几天,他和魏无羡在冷战。

直到……直到他遇见了蓝曦臣,他脸上那恰到好处的笑容,那彬彬有礼的话语,无不吸引着江澄。

跟踪蓝曦臣来到了图书馆,江澄坐到蓝曦臣对面,凝望着他充满笑意的眼瞳,开口。

“我想向你学习怎么说话。”

蓝曦臣:……?

蓝曦臣整个人都愣住了,连他的笑容都僵硬了些许,对上江澄那认真的眼神,蓝曦臣重新扬起笑容,“抱歉这位同学,请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想向你学习怎么说话。”

麻蛋,蓝曦臣抬手捂住眼睛,身子笑的一颤一颤的。

江澄很认真。

14.双向暗恋

薛洋和阿箐一点儿也不觉得他们之间有多恩爱,阿箐甚至都以为薛洋讨厌她讨厌的要死才会天天欺负她。

要是按他们校同学说的,那就是,我们都觉得他们在一起了,而他们却还在互相暗恋。没错,你没看错,互相暗恋。阿箐知道自己喜欢薛洋,但她死活不承认。薛洋知道自己喜欢阿箐,但是他偏偏要等阿箐上来和他表白。

你说说这一干众人看他们两个相互暗恋看的那个急啊,就差没找个助攻上去表白了。但是事实证明,助攻是不用找的,上午他们刚bb怎么没有个人来助攻,下午欧阳子真表白阿箐的事情就传遍了全校。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李狗蛋同学所描述,当时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上厨艺课的薛洋突然发力捏爆了手里的生鸡蛋,捏完还回头笑了一下说,抱歉手抖。欧阳子真表白了之后并没有被阿箐拒绝,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张三同学所描述,阿箐站在原地,抬了抬没有镜片的镜框,犹豫了一会说,我考虑考虑。

两人意料之中的都不怎么坦诚呢~

转眼之间到了放学的时候,大家都三两成群各回各家。阿箐踏着夕阳拉出的栏杆的阴影,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等她的薛洋。

“你大爷我去上了厨艺课,要不要今晚我给你下厨弄点好吃的啊~小瞎子~”

“去你的吧你弄得东西哪能吃?臭混蛋!”

“嗳小瞎子你这话就不对了吧,我都没有做过饭你从何而来的依据说你大爷我做不好饭?”

两人迎着夕阳打打闹闹的走回了家,刚一进家门,薛洋就直奔厨房,熟练的从冰箱里拿出食材,洗了洗放进菜板上,一回头就对上阿箐一脸怨念的视线,“不是吧臭混蛋你是认真的?”

“……”薛洋笑着晃了晃手中白花花的菜刀,“你说呢?”

“咦~~”阿箐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摸摸自己瘪瘪的肚子,哼了一声。也算这臭混蛋有心,自从星尘哥哥和宋岚哥哥去旅行了以后,本小姐就没有吃过饱饭。

第二天学校就传出了欧阳子真告白被拒的消息。

15.北极圈

魏无羡感觉蓝忘机就像个北极圈,又冷又暴力,他揉了揉自己的后腰,试图活动,却疼的发紧。魏无羡全身脱力般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准备睡觉。

看这个样子,他又一天不能动了。

要说平时的蓝忘机是不可能使这么大劲的,要是说起蓝忘机失控的原因,还是要怪魏无羡出去作死,沾花惹草。

你说这魏无羡去酒吧沾花惹草也就算了,他还带着江澄,带着江澄也就算了,他居然还带着蓝忘机和蓝曦澄。

这是什么骚操作?

江澄看的那叫一个焦头烂额,魏无羡竟然当着蓝忘机的面撩拨前台小妹,蓝忘机在一旁看着,脸上到处都写满了不爽。

江澄试图提醒一下魏无羡无果,就看见皱着眉头的蓝忘机扛起魏无羡就往家走,走出酒吧大门的时候,魏无羡还冲着江澄比了个耶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蓝曦臣。

看到他指蓝曦臣的那一瞬间江澄就明白了,魏无羡想知道吃醋的蓝忘机在想些什么,于是江澄快步跑到蓝曦臣身边,开口就问蓝忘机刚刚在想什么。

蓝曦臣有些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缓缓开口,“晚吟,不可白日宣淫……”

“……哦……”

熟睡中的魏无羡感觉有谁在揉自己的腰,因疼痛而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他放松警惕,睡得更香了。

听说最近全球变暖,北极冰川融化。

评论(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