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依旧饿死在手机前

我可真是个小智障呢⊂[┐'_'┌]⊃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7题点底下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cp:忘羡 曦澄 双道长 薛箐 雷者误入

8.棕色的篱笆

魏无羡第一次遇见蓝忘机是在他初中的时候,那天万里无云天气正好,魏无羡出门忘记带江澄,还没走出家门几步就被一跳流浪狗追的找不到北。被撵的实在是晕了头的魏无羡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翻过蓝忘机家棕色的篱笆,把狗隔绝在了篱笆外。

随着犬吠声越来越远,魏无羡长叹了一口气,刚准备起身一回头就和蓝忘机的视线对了个正着。蓝忘机本是想到后花园去修剪一下被蓝景仪不小心踩坏的花圃的,结果刚到后花园就看见一个长得男不男女不女,偏偏还挺好看的马尾人妖蹲在篱笆下瑟瑟发抖。

跟着魏无羡一起抖得还有蓝忘机的手。

虽然他面上看上去没什么,但是突然在家里出现这么一个陌生人在他印象里还是第一次,难免有些害怕。见那陌生人站起身来,和他对上了视线,蓝忘机试探似得开口“你……?”

“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是小偷啊我真的不是小偷,我只是来……来……来推销的!对没错!来推销的!”

“……”

于是两人的孽缘就这么结下了。自这件事情之后,每天魏无羡都会翻过篱笆和蓝忘机在后花园集合,一起玩游戏。

这个习惯保持了很多年,直到他们长大,直到篱笆褪色,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9.落地窗

光辉刺破了黎明的黑暗,晓星尘踏着脚下一点点消失的星辰,来到一扇白色边框,闪烁着光芒的落地窗前,他试着推了推那扇窗户,推了好久发现是徒劳,便也放弃了。他绕着落地窗转了一圈,再次望向窗户的时候,他惊的睁大了双眼。

窗户那一侧的也是他,或者说是另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人。那人双眼上缠绕着绷带,抬手放在落地窗上,脸上的笑容让晓星尘觉得分外眼熟。鬼使神差般的,晓星尘也伸出手,直到碰到落地窗冰冷的窗户时才停下来。那人笑意更浓了,他开口,道,“你好,晓星尘。”晓星尘嗓子哑的厉害。

“我的名字也叫作晓星尘。”

“祝你在那个世界过得幸福。”

“替我谢谢子琛。”

啪嗒啪嗒。晓星尘脑中传来了时针走动的声音,那个人的笑容,落地窗都扭曲了起来,转而化为一片光明,宋岚紧皱的眉头还有阿箐和薛洋略带担忧的神情窜入晓星尘眼中,晓星尘笑了笑,转身环住宋岚的腰,轻声道,“晓星尘说,要替他谢谢子琛。”

宋岚愣了一会,摸了摸晓星尘的头。

阿箐,薛洋:这什么秀恩爱的新型手法?

10.十里长街

阿箐觉得薛洋买东西就跟抢劫似得,你见过谁买东西把钱一把摔老板身上的?摔完了之后还一脸反派的样子舔舔虎牙道,“这棒棒糖,我抢走了。”

阿箐无奈扶额,醒醒哥,那是棒棒糖不是美女啊喂。

你说薛洋长得帅这么整也好说,偏偏旁边有个小屁孩看见薛洋这么干,觉得很帅,也跟着学,结果被人叫家长当着店老板的面打屁股。

这个看颜的世界,呵男人。

终于,在薛洋第五次在那家店这么干的时候,店老板怒火中烧,指着薛洋鼻子就问,“你是个什么东西?!”

“店长怎么能这么问呢?他根本就不是个东西。”阿箐笑道,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黑薛洋的机会。薛洋的嘴角上升到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哦?小瞎子,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那恐怖的笑容看的阿箐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双手环胸,搓搓手臂,切了一声走出商店。

等到薛洋从店里出来的时候,阿箐的魂都被街边的肉包给勾走了一大半。

“喂小瞎子,接下来我们去哪?”

“去你的小瞎子,臭混蛋。去买几个包子当晚餐,再给晓星尘买一些感冒药。然后回家。”

11.不会唱歌的笨蛋

金凌刚收到自家二舅要邀请他一起去ktv唱歌的的消息时,怔了一会,然后揪住正在做饭的江厌离的衣袖就喊,“妈!!!给你儿子多准备点耳塞再给你儿子祈福不会被二舅打断腿吧!!!”

江澄五音不全唱歌跑调的事情谁都知道,在一次江澄在大学同学聚会上公众唱歌被魏无羡嘲笑之后,江澄就再也没有公开唱歌了。但是总要以防万一的是吧。

想到这里金凌不禁有些心疼二舅爸的耳膜了,要知道自从江澄知道自己唱歌难听之后,就整天缠着蓝曦臣,晚上给蓝曦臣唱,白天给蓝曦臣唱,连吃饭的时候都要唱上几句。

人家蓝曦臣也算是宠媳妇的典范,面不改色的听完了江澄的献歌之后还笑着鼓鼓掌,表扬江澄唱歌好听。

只有蓝忘机能看见蓝曦臣那抹笑背后的含义,他拍拍蓝曦臣的肩,摇头叹了口气,一副已经上了年纪的老大爷的样子。

那笑里包括了无奈,包括了崩溃,包括了几句脏话。

简单来说就是,真他妈难听,可是我媳妇就是要宠着,我能有什么办法?

金凌背上小书包,那小书包有两个成人手掌那么大,里面塞满了小型耳塞,所有耳塞都是肉色的,不容易被发现,他赶到ktv的时候,蓝曦臣和江澄还没到,所有人都在跟他要耳塞,离演唱台坐的最近的魏无羡要了3个。

金凌突然有了一种自己是救世主的感觉。

我们至今都不知道江澄那天在ktv里面都唱了些什么。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