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依旧饿死在手机前

我可真是个小智障呢⊂[┐'_'┌]⊃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面3题戳底下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cp曦澄,忘羡,双道长,薛箐

4.虚惊一场

薛洋坐在教室里,双手交叉放到后脑勺后,百无聊赖的透过教室的窗户向街道的方向看去。想着放学和阿箐到哪里逛逛,想入神了,没有留意到宋岚的靠近,被卷成棒状的书本敲了一下的薛洋揉揉脑袋,嘴里嘟囔着我放学就告诉晓星尘你欺负人,低下头认认真真的看起书来。

薛洋和阿箐在旁人看来交往有一个月了,虽然两人都不承认,可是有心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的JQ,神TM3班的班长就嘀咕了一句阿箐不交作业学习肯定不好,薛洋听见了,抄起一袋被他称为尸毒粉的面粉就往班长脸上泼。看着班长白花花的样子,薛洋竟竖起了一个中指,吐吐舌头道,“那个小瞎子学习好不好你心里没点ACD数吗?”

一个目睹了薛洋凌辱班长直播现场的阿箐粉丝一边感叹阿箐竟然有男朋友了一边给薛洋竖起了大拇指。

老哥你真帅。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薛洋从兜里掏出一块青绿色的糖放到嘴里,刚准备踏出教室,一个他看着面生的男孩就跑到他身边,拽着他就着急忙慌的说,“不好啦!阿箐小姐被高年级那帮恶霸堵了!”薛洋挑起嘴角,漏出小虎牙,看着那个男孩着急的样子,笑道“哦?那关我何事?小瞎子自己可以对付的。”说完就侧身离开教室。

男孩目光渐渐暗淡下来,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所以?那帮高年级的人在哪里?”

“啊?啊!在!在体育馆馆口!!”

听完答复的薛洋飞奔起来,他才不是担心小瞎子呢,他只是想看看小瞎子是怎么打架的而已。

阿箐木棍用的可溜了,左边一个横扫千军一个男孩就倒地了,右边一个前后突刺那边的男孩就被捅的捂住肚子开始掉眼泪。

“你们,真弱啊,这样还敢来欺负本小姐?”阿箐踏上一块小石头,不屑的看向还在哭的那个男孩子,“哭个屁,你姐姐我的力度控制的很好,不会死的放心吧。”抬头,阿箐扶了扶没有镜片的眼镜框,和赶来的薛洋对上了视线,两人都露出了笑容。

“哟,小瞎子。”

“嘿,臭坏蛋。”

5.钢琴家

蓝忘机是个弹钢琴的,魏无羡知道,但是他明白蓝忘机更适合弹写古琴,古筝这些东西。

蓝忘机的弹琴技术在网上受到了一票大众的好评,因此也变得小有名气了起来。当魏无羡跟江澄吹嘘蓝忘机有多么多么好时,江澄就会从鼻子里哼一声回道,“你又什么时候看见过你家蓝二弹过琴?”这一问点醒了梦中人,魏无羡虽然听到过蓝忘机弹琴,但的确是没用眼看见过。

于是他放下和江澄视频通话的平板,为了好奇心,抛弃脸皮去缠蓝忘机。

“蓝二哥哥~忘机~机机……啊不是,二哥哥~给我看看你弹琴呗~”

蓝忘机揉揉太阳穴,无视魏无羡对他奇奇怪怪的称呼,开口,“这几天,不行。”

“为什么啊蓝二哥哥~嗳你就弹给我看呗~”

纠缠无果后,魏无羡大抵是放弃了,因为看那蓝忘机的眼神,再纠缠下去怕是要提前天天。于是魏无羡打电话给晓星尘,约了个地方让晓星尘出出主意。

结果不但主意没出出来,他和晓星尘还出去吃喝玩乐玩遍了整个游乐场导致魏无羡的钱包都变得消瘦起来。放弃治疗的魏无羡推开房门,眼前一片黑暗,只有他和蓝忘机的卧室里有一点光芒。

不会招贼了吧……魏无羡眯眼瞅了瞅发光的那块地方,似乎是发现了魏无羡一样,那阵光芒消失了。

这TM什么妖魔鬼怪?把我师……呸蓝二哥哥藏哪里了?

魏无羡关上大门,摸黑摸到一根铁棒,拿着铁棒推开卧室的门,一阵铃铛声在他头顶响起,一阵闪瞎他金眼的光芒从卧室中央蹦出。魏无羡好一会才适应了这光芒,定睛一看,哦,是个钢琴,再一看,哎呦呵,坐在钢琴旁的不就是他的蓝二哥哥吗?

真他妈高级。魏无羡如此称赞道。

蓝忘机冲着他微微点头,开始弹奏起钢琴。指尖在琴键上不停运转,音符随着手机从蓝忘机手里怦然而出,魏无羡不由的听的沉迷了。

一曲终了。

蓝忘机从凳子上站起,说了他这辈子说过最长的一段话,“生日快乐,婴。这些都是我请教兄长准备的,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不敢给你弹琴。”

魏无羡双唇颤抖,半响,开口道,“咱家卧室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

6.时光机

如果有一个时光机,你会想去到什么时候?

“这什么鬼问题?”江澄抛下真心话的纸牌,嫌弃的说道。魏无羡笑着捡起纸牌,放回牌堆里,“哎呀师妹,真心话大冒险不就图个乐子嘛~说吧说吧,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呢~”

“我觉得无羡说的对,晚吟,我也想知道你想要回到什么时候。”蓝曦臣附和着魏无羡,坐在魏无羡旁边的蓝忘机也赞同的点点头。

“哼。我最想回到魏无羡小时候,然后放一堆狗咬他,咬死他!”

“师妹!!!”

4人的小聚会就在魏无羡和江澄的小打小闹中结束了,他们两两分散,各回各家。

江澄最想回的,其实是在那一片莲花池最初存在的时代,他想看看为什么他对那片莲花池的感觉那么熟悉,为什么对着一群莲花他都能感觉到莫名的心安。他有预感,那个问题的答案肯定会让他失望,让他对未来产生恐惧。

说不定。

或许。

那个过去的,曾经在莲花池里生活的他。

并不是他。

“晚吟,吃饭了~”蓝曦臣温和的笑着刮刮江澄的鼻梁,把江澄惊的拿起苍蝇拍子紫电就往蓝曦臣脸上打,被紫电招呼了不止一次两次的蓝曦臣淡定的拿下紫电,继续笑道,“在想什么?这么入迷啊~”

“没什么。”

“那就好,对了对了,金凌的老师宋岚来电话了,说金凌今天翘了一节课……”

“别拦着我我去打断他的腿!”

那个生活在莲花池里的我,和现在的我,一样幸福吗?

7.第二次恋爱

宋岚和晓星尘也算是磕磕绊绊好久才在一起的,据当事人阿箐描述,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原本是恋人的宋岚和晓星尘在很多年前的某一天突然大吵了一架,宋岚关在自己房子里不出来,晓星尘赌气似得疯狂做习题,连做了好几天,本来就近视的他成了高度近视。

那个时候宋岚和晓星尘还是大学生,阿箐也还只是高中生,阿箐看着两人这样,也没有办法说什么,只当是恩恩爱爱了好久突然爆发,过不了多久就会和好。这一天,阿箐刚放学回家,就见晓星尘收拾着行李箱提着一包东西准备走,站在门边上的宋岚没有拦着,也没有说什么,但是脸黑的都能滴下墨水。

看见阿箐进来了,晓星尘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干脆一恒心,拉着阿箐的手就往外走。

阿箐到觉得没什么,反正她无父无母,原本她就是晓星尘捡来的,跟着晓星尘走也情理之中。

多年后阿箐回忆起那段时间,那感觉就像是夫妻吵架,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一样。

她和晓星尘在外市住了一年,在这一年里,她上了新的学校,收留了新的孩子,薛洋。兜兜转转的她和薛洋都念完了高中,晓星尘气也消了,开始时不时想念起宋岚。

终于在阿箐用一罐子糖收买了薛洋让薛洋和她一起劝晓星尘后,晓星尘幡然醒悟,领着俩孩子和一堆行李踏上了回家的旅程。在车站下车的晓星尘看见了站在另一个车站下正准备去外市找他的宋岚。

再次见面,他们没有太多的话可说,只是宋岚皱起了眉头,背对着阳光厉声道,“晓星尘,我这里有个二次恋爱请你谈一下。”

评论(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