洸伦太郎

lof气人画脚写脚V

隐弗向 弗雷童话(上)

※ooc慎,多自设

【one】

风呼啸着吹过该隐耳旁,撩起他银白色的卷发,在他身边调皮的逗留了几下最终选择离开。不用抬头该隐都知道天空肯定黑漆漆的,毕竟像今天这样的大规模雪是他来到坎卜特魔法学院这段时间看到的第一次。

他理了一会只能堪堪遮住上半身的魔法斗篷,没过多久觉得是徒劳便放弃了手上的动作继续前进。

魔法斗篷的抗寒性并不好,用普通布料制作出的斗篷已经开始渐渐的被寒风冻成一个冰雪下的硬杆。暗骂一声只会做奸商生意的赵公明,该隐加快了脚步。

棕色的高筒皮鞋踩在雪地上,脆弱不堪的冰片发出了抗议的吱吱声。温暖的光透过窗户照射到白天被小孩子们堆出来的雪人的脸上,该隐拍拍被冻红的脸颊,伸出僵硬的右手打开木门。

今天的雪,格外的大呢。

婪特中转站,由该隐的老师玛蕊代理,负责接待因恶劣天气和某些特殊原因而无法赶到坎卜特宿舍楼的孩子们。该隐身上披了个毛绒绒的米黄色毛巾,手里抱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热可可,坐在正在噼里啪啦燃烧的壁炉旁边的摇椅上,血红色的瞳孔却一刻也不离开正在忙活的玛蕊老师。

玛蕊哄好跟该隐因为同样的理由来到婪特中转站的孩子们睡觉时,该隐已经把原先倒满热可可的空杯子放在壁炉上,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魔法生物学理论”在看了。玛蕊知道那本书是从哪里来的,她看了一眼该隐身边高大的书柜,叹了口气。

玛蕊刚准备搬起一张凳子坐到该隐旁边,一双稚嫩又洁白的双手挡在了她的面前。“我来吧,老师。”该隐不知何时放下了手中的书,从椅子上下来弯下腰抬起凳子,看到玛蕊疑惑的表情,有点害羞的用手指头摆弄着额头前的卷发,眼神漂移了一会儿,最终开口解释道,“我只是看您太累了,今天那群不完美的小孩子肯定麻烦了您一天吧……”

玛蕊了然的笑着点点头,收回布满皱纹的双手,充满着笑意的眼神看着该隐。

该隐说到确实不错,这些孩子是待在这里一天了,玛蕊并不好奇为何该隐会知道这些,毕竟她魔法生物学派下的天才神童该隐的洞察力一直处于成年人的顶尖。

虽然那孩子还是未成年人。

火焰在不停的欢快跳跃着,点点火星落在壁炉前的红毯上,同着火点高的地毯争斗了一会儿,最终消失不见。玛蕊扶了扶眼镜,踌躇了几分钟后还是开口问起坎卜特魔法学院的近况。该隐愣了几秒钟,摇摇头回着不知道。

他已经三天没有回学院了。玛蕊没有做过于惊讶的表情,看到该隐进屋子时被冻成冰块的斗篷时她就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婪特中转站是距离坎卜特魔法学院最远的一个中转站,从这里出发,需要耗费一天的车马劳顿才能回到宿舍安安稳稳的睡一觉。但是偏偏这里有大量的魔法药材和物质,吸引着大批魔法使的到来。最近坎卜特魔法药材室缺少很多珍贵的魔法药材,巨额的收购奖金和稀有的魔法道具使得婪特中转站这几天变得更热闹了。

该隐也是寻找魔法药材大队中的一员。原因嘛,玛蕊推测肯定这又是该隐最最崇拜的昊天吩咐下来的任务。昊天,是该隐的导师之一,主修魔法心理学,一直是该隐崇拜的对象。要说崇拜到什么地步,那就是昊天一声令下,该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吧。

燃烧了足足有3个小时的火焰疲倦了,光芒不再那么耀眼,温度也渐渐的随着光离去,不远处裹着被子的小孩的一声喷嚏把玛蕊的思想唤回,她轻轻一抬手指,火焰再次燃烧起来。

“话说回来,魔法斗篷应该不会这么容易结冰吧,莫不是从……”

该隐不屑的瞥了一眼放在壁炉前正在烘干的斗篷,整理了一下心里对赵公明的怨恨,恭恭敬敬的回复“是的老师,那是我一时心急在那个奸商的店铺下买的斗篷。”“做出这么不完美的事情可真不像你啊,该隐。”玛蕊叹了口气,抬头似是思考了一会,笑了起来,“话说,老师第一次被骗,还是在去铬里兰特大森林以前呢……”

“嗳?老师以前去过铬里兰特森林?”

“是啊是啊。”玛蕊抬头看向木质的天花板,双目里含有着对过去的怀念,温暖的火光照在她布满皱纹的脸上,柔和的话语从她嘴里流出“那时候,我为了探索没人探索过得铬里兰特森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公明他父亲卖给我了一个传送符。当时想着可能有用于是就带上了,没想到就真的派上了用场。”

“老师在森林里,可是看见了不少奇异好东西呢……”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小声的喃喃道,“就像德里司童话里的那双金色眼瞳一样奇异的东西。”

德里司童话该隐是知道的,他来到坎卜特魔法学院的第一天就被校长强制规定听了一节课的童话故事。故事内容大概是,一位名字叫德里司的精灵居住在整日下雪的大森林里,他乐于帮助每一个迷路的人,送迷途的人回家是他的乐趣也是责任所在,人们都称德里司那耀眼的金色眼眸为阴雨中的太阳。有一天,一位衣装规整的商人来到了森林,商人在采集悬崖上的药材之时,一个不小心被暴风雪吹下了悬崖。德里司看见了,奋力跳入悬崖,救下了商人。

该隐垂帘,他记得这个名字叫德里司童话的故事结局一点也不童话。商人在掉落下悬崖的时候被石块上凸起的尖角刺伤了右腿,德里司见商人疼的没办法走路,就把商人扶到冰雪茫茫中唯一的树墩上,为商人施了治疗的魔法,商人痊愈,欺骗德里司说自己迷路,请求德里司把他送出森林,德里司开心的答应了。可就在德里司把商人送出森林的一瞬间,一枚子弹穿过了他的胸膛,商人挖去了德里司的双眼,从此世间再无太阳。

婪特中转站外依旧风雪交加,似乎没有丝毫准备要停的意思。

【two】

上午8点,该隐从婪特中转站出发,踏上前往了铬里兰特大森林的道路,当然,带上了杀千刀赵公明卖的假冒伪劣斗篷。

雪依旧在下,乌云却散去了不少。阳光刺破了寒冷,带给该隐一种温和的感觉。婪特中转站窗口的雪人稍稍有点融化,踏破了脚边最后一片薄冰,该隐进入了铬里兰特森林。

点点雪花落在他的脸上,该隐眨眨眼皮,弯下腰来查看树下差点被雪压弯的药材,和脑中要找的样子对比了一下之后,该隐起身,拍拍肩膀上的雪花,有些失望的踢了踢脚下的那滩雪。

目标相差太大。

弗雷是铬里兰特森林的守护神,一头黑发和上面那根大大的呆毛还有呆毛旁边围着的金色光环就是他的象征。他日常在铬里兰特森林里闲逛,本来以为又是平常而又美好的一天,就在他准备返航回到自己的树洞之时,“铛铛铛铛——”呆毛上的金色光环剧烈的颤动起来,弗雷停下脚步,回头望向远方。

有人踏进了森林。

松针叶角上长长的冰棱渐渐融化成水,缓缓的滴落与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嗯?白发?飞在半空大老远看到一头白毛的弗雷颤了颤翅膀,轻轻落地。是他剪头发了吗?弗雷这么想着,上前轻拍了一下来人,熟络的开口,“zh……”还没蹦出几个单词,在该隐回头的一瞬间,一阵光包围了弗雷的身体,又瞬间散去。弗雷用左手抬起大到盖住他的脸的绅士帽,抬头撞进了红色的海洋里。

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颤,直到该隐开口他才反应过来。

“zh……?”

“啊啊抱歉抱歉认错了人真的真的非常抱歉因为您跟他也是一样十分罕见的白发所以那个……”

现在出现在该隐眼前的不是一个身后和耳朵上立着翅膀的守护灵,而是一个身着很绅士的魔法士。

罕见的白发?zh开头?该隐平静的红瞳里浮现出些许波浪,能符合这两点的人……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好奇心驱使着该隐证明自己推测出的答案,该隐没有正面回复弗雷的道歉,而是旁敲侧击的引着话题,勾出弗雷的来历。

令该隐有些吃惊的是,弗雷似乎早已料到他会问这些问题而提前做好了准备一样。不管问什么弗雷都是对答如流,脸上的微笑也找不到半分破绽。

坎卜特魔法学院的实习生,来到铬里兰特森林磨炼自己,因为是实习生所以局住在距离坎卜特魔法教学楼比较近的莱利特中转站内,主修近战魔法,魔法治愈学,导师与前不久去到北方巨龙的巢穴收复巨龙,还没有回来。瞧瞧,多么完美的背景。

找不到突破口只好认输的该隐叹了口气,朝着弗雷挂上他引以为傲的完美笑容伸出右手,“我的名字是弗雷,主修魔法生物学,来到铬里兰特森林找一样药材,请多指教。”

“啊……啊!你好啊!我的名字叫弗雷!”弗雷高兴的笑起来,握住了该隐的手,好看的金瞳里透出兴奋的笑意。脆弱的冰棱掉落在雪堆上,发出难听而又刺耳的声音,惊的树上的鸟儿腾空飞起,撩起一片薄雪,盖在冰棱上方。

弗雷和该隐理所当然的同行了,原因是铬里兰特森林里对人有攻击性的生物很多,两个人在一起还能有个照应,最起码不会被怪兽吃掉。好吧其实是该隐还想在弗雷那里套一些话。

在前行了几分钟,见到了6只脚的浣熊、8只翅膀的蝴蝶、1只眼睛的身高不足5cm的小精灵后,该隐终于见到了老师所说的药草。他抬头仰望着有两个他高的一朵绿根白花,由心开口:

这他妈是什么妖魔鬼怪?

“嗳?你要把这珠药草摘走吗?”看着准备时候弹跳符的该隐,弗雷面带疑惑道。该隐把弹跳符贴到自己的黑色靴子上,扭扭自己的手腕,回答,“你是不是蠢?我要是准备移走这个药草我还准备弹跳符干什么?”

————————————————————————————
后面的剧情有待思考○| ̄|_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