洸伦太郎

lof气人画脚写脚V

喜欢一个cp就要拼命为他们产粮,原图p2

指绘
伦太郎是改版,两人的鞋子都是乱画,难看到死(´-﹏-`;)

[曦澄]天不造地不和

※70fo点梗的双向暗恋

※现代向

※ooc有

半夜十二点,一道光芒从手机屏幕上射出,被光闪耀到了的江澄模模糊糊地摸向手机,和梦魔斗争了好一会才堪堪睁开眼睛。

一行字越入他的眼帘:

“尊敬的客户你好……”

“日妮玛甘霖粮。”江澄刚准备把手机丢了继续睡,余光却瞥见发信人的名字,那“魏无羡”三个大字刺的江澄眼睛疼,他沉默了一会,笑着打出几个字,然后缩回被窝里撸玉兔的毛。

这边刚睡下,那边魏无羡就收到消息了,他翘着二郎腿,嘴角上扬,将江澄的那句“窝日尼玛”递给蓝曦臣看,“喏,你瞧,要想追到师妹,千万不能半夜给他发消息,否则结果就是这样。”蓝曦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过了几分钟才反应过来,道,“弟妹,我认为,一般正常的人……不会半夜发消息吧……”

“……哈哈,这不是怕以后师妹半夜不回家你一急之下打电话给他嘛~”

“……哈哈是吗?谢谢弟妹提醒……等等不对……信息量好像有点大你让我缓一缓……”

魏无羡吹着口哨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然而他额头的一滴冷汗已经出卖了他。他一边观察着满脸写着懵逼的蓝曦臣,一边暗骂自己怎么不好好说话让蓝曦臣这个好好学生误会了他的意思。

蓝曦臣是大魏无羡两届,大江澄三届的学长,和江澄同是宠物社团的成员,两人相处了许久,几天前,蓝曦臣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江澄,可苦于不知道怎么表白,只能找江澄的发小魏无羡来商量对策。

魏无羡听说了那叫一个兴奋啊,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蓝曦臣的请求,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悄悄的开展了半夜12点了解江澄的活动。

可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跟着魏无羡半夜三更跑出去的蓝曦臣不但没有找到表白的方法,还因为跟魏无羡出去骚扰江澄这个罪名每天都被江澄冷嘲热讽。

这么想着的蓝曦臣欲哭无泪的从教室走出踏上去宠物社团的旅程,昨晚他和魏无羡合伙给江澄发消息被江澄骂了回来,今天还不知道江澄要怎么无视他呢。

深吸一口气,挂上招牌的笑容,蓝曦臣拉开宠物社团的门。

“江澄我来了……”

“卧槽蓝曦臣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蓝曦臣一瞬间看见江澄变成了二头身,他呆滞了一会,反应过来后笑着回答,“今天老师没有拖堂啊,江澄你在干什么呢?”

“没……没干什么!!”江澄红着脸,俯下身,悄悄堵住自己的桌肚,眼睛盯着面前的宠物百科大全,装作在努力看书的样子。

蓝曦臣笑了一声,坐到江澄对面,从包里拿出今天的作业摊在桌子上。

宠物社团只有三个人,一个是江澄,一个是蓝曦臣,另一个就是社长了,可惜社长胃不好,整天拉肚子,来社团的时间少之又少,导致社团里的工作都是由江澄和蓝曦臣全权代理。

江澄一边数着社团所剩无几的费用,计算有没有钱可以卖猫粮,一边偷瞄蓝曦臣。黑云笼罩了天空,几声闷雷透过窗户传进江澄的耳朵。他把注意力放到天气上,盯了天空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魏无羡说过的话,“蓝曦臣今天没带伞哟~”魏无羡当时的眼神看得江澄毛骨悚然,那时候他还没明白魏无羡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不仅明白了而且还更加毛骨悚然了。

魏无羡是怎么知道蓝曦臣没带伞的???!!

在社团活动结束之前,老天爷终于把雨降下来来了,哗啦啦的倾盆大雨不停地打在地面上,吵的江澄本来就不安定的心更不安定了。蓝曦臣停下笔,略微苦恼的看向天空,小声嘀咕着,“怎么就下雨了呢?完了今天没有带伞……”

这句话被一直偷听的江澄听了个干净,他把钱塞进抽屉,收拾书包时假装不经意的将伞漏出来了一点,蓝曦臣也是十分的配合,挠挠脸颊,道“不好意思,江澄。我今天没有带伞,请问可否……”

“当然可以。”刚说完江澄就想打自己一巴掌,人家蓝曦臣都没说完他就答话,就好像有多么迫不及待一样。嗳……好像是挺迫不及待的……

两人说笑着,走到学校大门,就在这时,雨,停了。

雨,停了。

停了。

了。

……

江澄想骂人。

整理

换了手机……存的文都没了……没了……

[曦澄]客套和他的兄弟套路


※依旧短小

渔夫撑起船桨,慢慢划过水面,即便如此那些睡在河底的鱼们还是被惊醒了,到处乱跳乱扑腾,渔夫冲着水面“呸”了一声,暗骂道今年收成他家肯定又是最后一个。

不过凌晨,江澄走出莲花坞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他没有任何想要帮忙的意思,不紧不慢的离开鱼塘。毕竟什么东西都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

江澄漫无目的的在街上瞎逛,趴在地上的老狗闻见江澄的味道,连忙爬起跑到他面前坐下吐着舌头。江澄每次上街都会喂这只老狗,时间久了老狗一见到江澄就会兴奋的不得了。

江澄俯身摸了摸老狗的头,扔出一根排骨,老狗的注意力被排骨吸引过去,江澄瞅准这个空挡离开。本准备溜达完就回莲花坞的,没想到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

江澄对着眼前的蓝曦臣翻了个白眼,改变行程准备往回走,但仔细思考了一会又觉得不妥,违背自己的真心开口道,“好久不见了蓝宗主,不知您有何雅兴来到云梦,不过此时天气寒冷,不如来莲花坞坐坐?”

江氏三不,你,值得拥有。

“好啊,江宗主。”蓝曦臣脸上依旧挂着那百年不变的笑容,江澄听了忍不住腹诽,好个屁!
“没想到这么久不见,江宗主这么欢迎在下,实数荣幸。”

欢迎个屁,荣幸个屁!江澄抽着嘴角带着蓝曦臣走向莲花坞。

其实蓝曦臣心里的底线差点崩盘,他知道江澄不喜欢他,他也知道江澄那说的都是客套话,他自己也准备要走的,可是你看既然人家都客套你了你总要客套回去吧?

两人都想客套对方,可惜被客套的兄弟套路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江澄/蓝曦臣:蓝/江宗主求您快给个后路让我回去吧!!!

“那……那个江宗主……”

听见蓝曦臣开口江澄眼前一亮,终于,你终于要说了是吧?!快说啊蓝曦臣!!快说你要回去啊!!

“蓝……蓝……”

快快快快!!江澄觉得自己的脸上就差印个滚动弹幕了。

“蓝某觉得云梦的空气很好!!”

“好!你回……啊?”江澄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臭着一张脸转头不理蓝曦臣。

蓝曦臣此时心里也是跑了一个正在冒烟的老火车,一边骂着自己怎么跟个小女生表白一样怂一边练习怎么把这句“蓝某突然想起云深不知处有急事蓝某先走一步”说出来。

“蓝宗主……”

“啊……啊?!”什么什么?!江宗主要主动说了吗?!

“蓝宗主为……为……”

哇江澄还真是个……

“为什么会来云梦?”

好人……

江澄恨得想抽自己50个大嘴巴子,不过他也的确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反正总不会是堂堂蓝宗主出门忘了带指路的东西而迷路了吧。

“蓝蓝蓝……”话题转的太快蓝曦臣没有反应过来差点把蓝蓝路说出来,“蓝某不小心迷路了!!”

“……”江澄沉默着黑着一张脸,扇了自己一巴掌。

真TM打脸。

其实迷路只不过是蓝曦臣一时着急瞎编出来的,事实是有人目睹云梦有走尸,而那人脑残,不去报云梦去报姑苏,因涉及地区利益关系,若姑苏参与此事便是侵犯了云梦的领地和权利,从而造成地域纷争,最后导致云梦和姑苏分裂……

通俗点来讲就是怕江澄一怒之下拆了云深不知处……

的书房的旁边的厨房的后面的庭院里面的小苹果的小房子,魏无羡毅然决然的跪在蓝曦臣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恳求蓝曦臣当面出马调节此事。

毕竟蓝曦臣也不是什么恶魔,吃了魏无羡给的一盘菜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出发了。刚到云梦就遇见了江澄,然后就发生了刚刚那档子事。

蓝曦臣和江澄面对面坐在大厅,江澄既没叫人端茶也没叫人倒水,俩人就这么干坐着,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江澄是想要蓝曦臣感到无聊才一直坐在这里,等着蓝曦臣服软开口。

蓝曦臣则以为江澄是在酝酿情绪好说出让他走的话,于是蓝曦臣就乖乖的坐着等。

客套和他哥套路一击掌,江澄和蓝曦臣又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整理

[??]读书人的事情能叫玩梗吗?

沙雕中传

cp:曦澄双道长薛箐
这期没有笑点,全场水的一批

金凌最近从金光瑶那里入手了一部能读取别人内心的情绪转化为歌曲的机器,蓝景仪听了自然不信,趁着金凌不在把机器偷来戴在头上到处乱逛。

第一个遇到的人是准备悄悄溜出公司吃火锅的某个总裁魏无羡,蓝景仪按了下机器开关。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

迅速关上。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嗯一定是的。蓝景仪这么安慰着自己,又打开开关。

“暖洋洋软咩咩红太狼灰太……”

关上。

蓝景仪神色鄙夷的看了魏无羡一眼,连连退后了几十米,冲着躲在垃圾桶后的魏无羡喊,“魏总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魏总,我是正经的工作小弟,不是出来卖的!别以为有几个节操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

被喊懵的魏无羡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一副俺是谁俺在哪旮沓俺娘叫俺次饭了没的样子,下一秒江澄就黑着脸拎起魏无羡的衣领出现在蓝景仪的视野里,蓝景仪打开机器。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迅速关上。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嗯对我什么都不知道。蓝景仪环胸抱臂吹着口哨,退到一旁。江澄拎着魏无羡前脚刚走,蓝曦臣后脚就风尘仆仆的敢来,拉住蓝景仪问。

“你有没有看见晚吟……啊江澄?”

“怎么了?江澄叔叔又被魏总逼着写曦澄h文了?”这么问着的蓝景仪悄悄开启了机器。

“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不动不摇坐如钟,走路一阵风……”

嗯?!!!嗯?!!!嗯?!!!惊讶三连的蓝景仪伸手如同苟活了96年的小老头一样指了指江澄离开的方向,然后几乎可以算作瞬间的事情,蓝曦臣的音乐突然改变。

“我爱你,亲爱的姑凉~见到你,心就方丈~”

……你他妈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蓝景仪一脸宛若看见了智障的表情看着蓝曦臣不顾形象奔跑的身影,雅正真好吃。

一回头,就碰见了相亲相爱喂面条的晓星尘和宋岚,由于没关机器,那膨胀热血的音乐自然而然得流进蓝景仪耳朵里。

“好运来那个好运来,好运来那个桃花开~”

蓝景仪氏冷漠。

———————————————————————————

“小瞎子。”

“干嘛?”

“听说这个机器可以听见人的心声嗳。”

“嗯?不可能吧,臭混蛋你从哪里弄来的这破烂东西?”

“从蓝景仪那里抢的,我先试试。”

十分钟后。。。

“魏无羡~”

“嗯?薛洋?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好东西借给你用用哦!”

十分钟后。。。

“澄澄,来来来戴戴这个!”

“魏无羡你抽什么风?!”

之后一传十十传百。

金凌:“金光瑶叔叔!你送给我的玩具怎么没有了啊?”

归整

[??]读书人的事能叫沙雕吗?

※有曦澄,双道长,薛箐成分

沙雕前传

今天万里无云天气晴朗,从魏无羡的办公室向外望去,方圆5里看不到一丝阳光。

魏无羡笑着站在阳台上,往前一步是跳楼,往后一步是自杀。金凌薛洋江澄站在统一战线,一人手里一条金毛,时刻准备把魏无羡推下绝境。

“魏无羡你再不跳下去一会儿强盗进办公室你就完了哦~”薛洋笑着摸了摸跃跃欲试的金毛的头,金毛吐吐舌头,叫了一声,魏无羡的身子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就是啊魏无羡,你快跳啊,这里由我们给你挡着!”金凌义正言辞道。

“跳你妹啊,这是17楼啊17楼,你们怎么不去跳呢?!”

“你想让我们跳?好啊,舅舅,薛洋,我们一起。”金凌放下金毛,走向魏无羡,魏无羡松了一口气,刚想走下阳台,看见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三只金毛又缩了回去,“卧槽你们跳为什么不带着这三只狗一起啊?!”

“因为他们是无辜的。”江澄氏认真jbg

“感情你们竟然还知道啊!!!”

“我们走了之后,一定要照顾好它们和仙子。”江澄氏认真jbg

“我求你了澄儿你不要认真了你脑袋旁边的星星我都看见了别装逼了行不?!”

“大舅。”微风吹过金凌的耳畔,他垂眸,开口,“一个仙子逝去了,会有千千万万个仙子站起来,再见了,大舅。”

“wodhska金凌你个臭小子给我从阳台上滚下来!!!!!”魏无羡大手一挥捞下在死亡边缘大鹏展翅的金凌,扔给江澄。下一秒办公室的门被踹开,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下蓝曦臣带着三级头一手拿着AK一手提着麻辣烫走进办公室。

蓝曦臣一靠近江澄,把麻辣烫一丢,枪一甩,握着江澄的手,道“澄儿,想我了吧,我来晚了。”

江澄:……你他妈是什么妖魔鬼怪!?

江澄毫不犹豫大义灭亲上去就给蓝曦臣一巴掌,在蓝曦臣和魏无羡懵逼的眼神还有薛洋金凌的掌声中,捡起地上浇了麻辣烫汤汁的AK,拎着蓝曦臣的衣领,破门而出。

办公室静默了一会,突然从楼下传来了一声锐耳的尖叫,薛洋认得这声音是谁的,刚准备也跟着离开办公室,突然被金凌拽住袖子。

两人暗暗较劲,过了良久,金凌笑道,“想走?没门。”

“我出五袋尸毒牌面粉,赞助你们修办公室的门。”

听闻金凌满意的笑了下,松开手。还没等薛洋走出办公室,阿箐就拿着木棍跑上来了,无视薛洋的眼神,她冲着魏无羡喊,“魏哥!晓哥哥和宋哥哥在哪里啊?”

“他们啊……去吃米线了……”魏无羡瘫倒在阳台上。

“哦!我走了。”说完阿箐还真走了。

薛洋笑着捏爆了一袋子尸毒牌面粉,跟了上去。

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人和三条狗,突然三条狗合体长出了翅膀,又和金凌合体,变身成为了——铠甲[哔——]飞天神狗。

模模糊糊只能看见飞天神狗脸的魏无羡笑道,“你这小别致长得真东西。”

——————————————————————————

“子琛,那两个戴着三级头坐在路边吃麻辣烫的是江澄和蓝曦臣吧!”

“嗯。”

“子琛,那边一个正在撒面粉,一个正在舞棍子的是薛洋和阿箐吧!”

“嗯。”

“子琛,我们公司上17楼那正在冒火光和烟雾的是魏总的办公室吧!”

“……嗯?”

我写的都是什么傻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