洸伦太郎

lof气人画脚写脚V

换了手机……存的文都没了……没了……

[曦澄]客套和他的兄弟套路


※依旧短小

渔夫撑起船桨,慢慢划过水面,即便如此那些睡在河底的鱼们还是被惊醒了,到处乱跳乱扑腾,渔夫冲着水面“呸”了一声,暗骂道今年收成他家肯定又是最后一个。

不过凌晨,江澄走出莲花坞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他没有任何想要帮忙的意思,不紧不慢的离开鱼塘。毕竟什么东西都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

江澄漫无目的的在街上瞎逛,趴在地上的老狗闻见江澄的味道,连忙爬起跑到他面前坐下吐着舌头。江澄每次上街都会喂这只老狗,时间久了老狗一见到江澄就会兴奋的不得了。

江澄俯身摸了摸老狗的头,扔出一根排骨,老狗的注意力被排骨吸引过去,江澄瞅准这个空挡离开。本准备溜达完就回莲花坞的,没想到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

江澄对着眼前的蓝曦臣翻了个白眼,改变行程准备往回走,但仔细思考了一会又觉得不妥,违背自己的真心开口道,“好久不见了蓝宗主,不知您有何雅兴来到云梦,不过此时天气寒冷,不如来莲花坞坐坐?”

江氏三不,你,值得拥有。

“好啊,江宗主。”蓝曦臣脸上依旧挂着那百年不变的笑容,江澄听了忍不住腹诽,好个屁!
“没想到这么久不见,江宗主这么欢迎在下,实数荣幸。”

欢迎个屁,荣幸个屁!江澄抽着嘴角带着蓝曦臣走向莲花坞。

其实蓝曦臣心里的底线差点崩盘,他知道江澄不喜欢他,他也知道江澄那说的都是客套话,他自己也准备要走的,可是你看既然人家都客套你了你总要客套回去吧?

两人都想客套对方,可惜被客套的兄弟套路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江澄/蓝曦臣:蓝/江宗主求您快给个后路让我回去吧!!!

“那……那个江宗主……”

听见蓝曦臣开口江澄眼前一亮,终于,你终于要说了是吧?!快说啊蓝曦臣!!快说你要回去啊!!

“蓝……蓝……”

快快快快!!江澄觉得自己的脸上就差印个滚动弹幕了。

“蓝某觉得云梦的空气很好!!”

“好!你回……啊?”江澄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臭着一张脸转头不理蓝曦臣。

蓝曦臣此时心里也是跑了一个正在冒烟的老火车,一边骂着自己怎么跟个小女生表白一样怂一边练习怎么把这句“蓝某突然想起云深不知处有急事蓝某先走一步”说出来。

“蓝宗主……”

“啊……啊?!”什么什么?!江宗主要主动说了吗?!

“蓝宗主为……为……”

哇江澄还真是个……

“为什么会来云梦?”

好人……

江澄恨得想抽自己50个大嘴巴子,不过他也的确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反正总不会是堂堂蓝宗主出门忘了带指路的东西而迷路了吧。

“蓝蓝蓝……”话题转的太快蓝曦臣没有反应过来差点把蓝蓝路说出来,“蓝某不小心迷路了!!”

“……”江澄沉默着黑着一张脸,扇了自己一巴掌。

真TM打脸。

其实迷路只不过是蓝曦臣一时着急瞎编出来的,事实是有人目睹云梦有走尸,而那人脑残,不去报云梦去报姑苏,因涉及地区利益关系,若姑苏参与此事便是侵犯了云梦的领地和权利,从而造成地域纷争,最后导致云梦和姑苏分裂……

通俗点来讲就是怕江澄一怒之下拆了云深不知处……

的书房的旁边的厨房的后面的庭院里面的小苹果的小房子,魏无羡毅然决然的跪在蓝曦臣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恳求蓝曦臣当面出马调节此事。

毕竟蓝曦臣也不是什么恶魔,吃了魏无羡给的一盘菜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出发了。刚到云梦就遇见了江澄,然后就发生了刚刚那档子事。

蓝曦臣和江澄面对面坐在大厅,江澄既没叫人端茶也没叫人倒水,俩人就这么干坐着,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江澄是想要蓝曦臣感到无聊才一直坐在这里,等着蓝曦臣服软开口。

蓝曦臣则以为江澄是在酝酿情绪好说出让他走的话,于是蓝曦臣就乖乖的坐着等。

客套和他哥套路一击掌,江澄和蓝曦臣又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整理

[??]读书人的事情能叫玩梗吗?

沙雕中传

cp:曦澄双道长薛箐
这期没有笑点,全场水的一批

金凌最近从金光瑶那里入手了一部能读取别人内心的情绪转化为歌曲的机器,蓝景仪听了自然不信,趁着金凌不在把机器偷来戴在头上到处乱逛。

第一个遇到的人是准备悄悄溜出公司吃火锅的某个总裁魏无羡,蓝景仪按了下机器开关。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

迅速关上。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嗯一定是的。蓝景仪这么安慰着自己,又打开开关。

“暖洋洋软咩咩红太狼灰太……”

关上。

蓝景仪神色鄙夷的看了魏无羡一眼,连连退后了几十米,冲着躲在垃圾桶后的魏无羡喊,“魏总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魏总,我是正经的工作小弟,不是出来卖的!别以为有几个节操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

被喊懵的魏无羡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一副俺是谁俺在哪旮沓俺娘叫俺次饭了没的样子,下一秒江澄就黑着脸拎起魏无羡的衣领出现在蓝景仪的视野里,蓝景仪打开机器。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迅速关上。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嗯对我什么都不知道。蓝景仪环胸抱臂吹着口哨,退到一旁。江澄拎着魏无羡前脚刚走,蓝曦臣后脚就风尘仆仆的敢来,拉住蓝景仪问。

“你有没有看见晚吟……啊江澄?”

“怎么了?江澄叔叔又被魏总逼着写曦澄h文了?”这么问着的蓝景仪悄悄开启了机器。

“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不动不摇坐如钟,走路一阵风……”

嗯?!!!嗯?!!!嗯?!!!惊讶三连的蓝景仪伸手如同苟活了96年的小老头一样指了指江澄离开的方向,然后几乎可以算作瞬间的事情,蓝曦臣的音乐突然改变。

“我爱你,亲爱的姑凉~见到你,心就方丈~”

……你他妈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蓝景仪一脸宛若看见了智障的表情看着蓝曦臣不顾形象奔跑的身影,雅正真好吃。

一回头,就碰见了相亲相爱喂面条的晓星尘和宋岚,由于没关机器,那膨胀热血的音乐自然而然得流进蓝景仪耳朵里。

“好运来那个好运来,好运来那个桃花开~”

蓝景仪氏冷漠。

———————————————————————————

“小瞎子。”

“干嘛?”

“听说这个机器可以听见人的心声嗳。”

“嗯?不可能吧,臭混蛋你从哪里弄来的这破烂东西?”

“从蓝景仪那里抢的,我先试试。”

十分钟后。。。

“魏无羡~”

“嗯?薛洋?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好东西借给你用用哦!”

十分钟后。。。

“澄澄,来来来戴戴这个!”

“魏无羡你抽什么风?!”

之后一传十十传百。

金凌:“金光瑶叔叔!你送给我的玩具怎么没有了啊?”

归整

[??]读书人的事能叫沙雕吗?

※有曦澄,双道长,薛箐成分

沙雕前传

今天万里无云天气晴朗,从魏无羡的办公室向外望去,方圆5里看不到一丝阳光。

魏无羡笑着站在阳台上,往前一步是跳楼,往后一步是自杀。金凌薛洋江澄站在统一战线,一人手里一条金毛,时刻准备把魏无羡推下绝境。

“魏无羡你再不跳下去一会儿强盗进办公室你就完了哦~”薛洋笑着摸了摸跃跃欲试的金毛的头,金毛吐吐舌头,叫了一声,魏无羡的身子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就是啊魏无羡,你快跳啊,这里由我们给你挡着!”金凌义正言辞道。

“跳你妹啊,这是17楼啊17楼,你们怎么不去跳呢?!”

“你想让我们跳?好啊,舅舅,薛洋,我们一起。”金凌放下金毛,走向魏无羡,魏无羡松了一口气,刚想走下阳台,看见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三只金毛又缩了回去,“卧槽你们跳为什么不带着这三只狗一起啊?!”

“因为他们是无辜的。”江澄氏认真jbg

“感情你们竟然还知道啊!!!”

“我们走了之后,一定要照顾好它们和仙子。”江澄氏认真jbg

“我求你了澄儿你不要认真了你脑袋旁边的星星我都看见了别装逼了行不?!”

“大舅。”微风吹过金凌的耳畔,他垂眸,开口,“一个仙子逝去了,会有千千万万个仙子站起来,再见了,大舅。”

“wodhska金凌你个臭小子给我从阳台上滚下来!!!!!”魏无羡大手一挥捞下在死亡边缘大鹏展翅的金凌,扔给江澄。下一秒办公室的门被踹开,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下蓝曦臣带着三级头一手拿着AK一手提着麻辣烫走进办公室。

蓝曦臣一靠近江澄,把麻辣烫一丢,枪一甩,握着江澄的手,道“澄儿,想我了吧,我来晚了。”

江澄:……你他妈是什么妖魔鬼怪!?

江澄毫不犹豫大义灭亲上去就给蓝曦臣一巴掌,在蓝曦臣和魏无羡懵逼的眼神还有薛洋金凌的掌声中,捡起地上浇了麻辣烫汤汁的AK,拎着蓝曦臣的衣领,破门而出。

办公室静默了一会,突然从楼下传来了一声锐耳的尖叫,薛洋认得这声音是谁的,刚准备也跟着离开办公室,突然被金凌拽住袖子。

两人暗暗较劲,过了良久,金凌笑道,“想走?没门。”

“我出五袋尸毒牌面粉,赞助你们修办公室的门。”

听闻金凌满意的笑了下,松开手。还没等薛洋走出办公室,阿箐就拿着木棍跑上来了,无视薛洋的眼神,她冲着魏无羡喊,“魏哥!晓哥哥和宋哥哥在哪里啊?”

“他们啊……去吃米线了……”魏无羡瘫倒在阳台上。

“哦!我走了。”说完阿箐还真走了。

薛洋笑着捏爆了一袋子尸毒牌面粉,跟了上去。

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人和三条狗,突然三条狗合体长出了翅膀,又和金凌合体,变身成为了——铠甲[哔——]飞天神狗。

模模糊糊只能看见飞天神狗脸的魏无羡笑道,“你这小别致长得真东西。”

——————————————————————————

“子琛,那两个戴着三级头坐在路边吃麻辣烫的是江澄和蓝曦臣吧!”

“嗯。”

“子琛,那边一个正在撒面粉,一个正在舞棍子的是薛洋和阿箐吧!”

“嗯。”

“子琛,我们公司上17楼那正在冒火光和烟雾的是魏总的办公室吧!”

“……嗯?”

我写的都是什么傻屌????

[曦澄]读书人的事能叫小偷吗?

※有微量双道长薛箐成分

※为什么听悲伤的歌会写出沙雕文?

职业作家江澄感觉自己的三观可能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他咬着冰棒双手环胸斜眼盯向在床上坐的端正的蓝曦臣,似乎在等他的一个解释。

“那个,江澄,事实不是你看见的样子,你听我解释……”

“我听着呢,快说啊。”

“请您一定要听我解释……”

“……你再不说信不信我拿那边电蚊子的电蚊拍紫电打断你的腿。”

“您听我说啊……”蓝曦臣的身体瞬间瘫软,欲哭无泪的对上江澄的视线,“魏先生跟我说你小说的手稿放在你家床底,让我拿着钥匙来找……”

江澄挑眉,“魏无羡那个傻逼的话你也敢信?魏傻逼他人呢?我去打断他的腿!”

此时在酒吧撩妹的魏无羡打了个哆嗦,面带疑惑的搓搓自己的双臂后,他对着干净得能看见他的脸的桌子摆了个造型。

“老子真他妈帅!”

第二天江澄火急火燎的赶到公司想要痛扁魏无羡一顿,刚装作霸气的一脚踹开魏无羡办公室的木门,入眼看到的便是薛洋跪在办公桌上扯着魏无羡的领带,魏无羡脸上洋溢着奇怪的红晕,晓星尘宋岚阿箐侧头看着他的场景。

气氛很是尴尬,江澄静默的保持踢门的姿势一会后,默默收回自己的脚,走出办公室还不忘带上门。

“sjiabuwilwoc澄澄你误会了什么啊啊啊!!!!”被薛洋压制的魏无羡几乎怒吼着道,薛洋倒是没把刚刚的闹剧放在心里,他笑道,“你看看啊,魏总,晓星尘这么大年纪了,是时候退休了吧~退休了之后就把晓星尘的位置让给我吧,你看看啊阿箐那个小瞎子也只有我能治得了她了……”

晓星尘温和的对薛洋微笑并摆了个中指,“去你妈的老子才30。”

薛洋单手接住阿箐给他的一棍子,回,“嗳~我记得晓星尘之前说过想要马上退休,然后和宋岚共度余生啊~”晓星尘刚想反驳,一阵鼓掌声从他身后响起。

只见宋岚面无表情的脸上流下一丝清泪,吼道,“好,我支持。”

……不是大佬你哭个什么劲儿啊……

“这次也是魏无羡让你来的?”江澄手拿紫电逼近瑟瑟发抖的蓝曦臣,蓝曦臣往后退了一步,笑道,“澄儿,我是来向你求婚的。”

“求荤?你多久没吃肉了?”

“……算了吧,澄儿,你看看这个。”蓝曦臣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打开,一枚闪烁着光辉的戒指窜入江澄眼帘。

“澄儿,你感觉到了吗,我为这次求婚准备很久了……”

“感觉到了。”江氏冷漠jbg

“真的吗?!”

“是的,这是我们小时候在小卖铺到处都能看见的戒指玩具,现在都绝版了。”

“……”

“……”

[羡澄]其燕名澄(一)


时间对燕妖来说并不是什么宝贵的东西。燕妖们通常对时间流逝的感知很模糊,所以他们的日子过得总是悠悠闲闲,不追不赶,想做的事情在想做的时间做就行了。

不用在乎时间沙漏的一点点遗失,更不用担心什么时候生命会走到终点。

但是有一位燕妖明显与众不同,春夏秋冬,反反复复,他每天都在计算时间的流逝,然后展开代替手臂而存在的双翅,飞上天空,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那只燕妖名叫江澄,他总是板着一张脸,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江澄被誉为是燕妖界的怪胎,在江澄第一次和他的父母谈起时间岁月之类的东西时,他的父母先是愣了一会,然后凑在一起拉着他姐姐在一旁窃窃私语。

当天太阳落下去后江澄的姐姐江厌离就敲开江澄的房门,维持着笑颜询问江澄是从哪里听来的这词。

江澄歪歪头,然后沉思,思考了许久,久到困意爬上了他的大脑,他才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时间,岁月”的概念是从哪里灌输到他的脑子里的。

明白了这一点的江澄对时间越发好奇了,他查阅了所有堆在图书馆里的书本,从封面的破旧程度来推测年代的久远。

煤油灯一点一点的被风吹动,火光闪烁在江澄稚嫩的脸庞上,他捧着一本书页残破的古籍,用心阅读着。寂静的图书馆里充斥的只有“沙—沙—”不停翻书的声音。

不孜不倦的阅读总是有收获的,江澄从一本名叫《古代历史》的书里发现了一个叫做人类的物种,还找到了燕妖的祖先们留下能变成人类的魔法咒语。

在《古代历史》上描写中,人类是大陆上控制时间的神,他们没有翅膀,却有行动自如的手掌。他们没有能向燕妖一样有天生就能飞上天空的能力,但是他们有聪明机敏的脑袋,可以创造出巨大的飞机。

对时间十分好奇的江澄从图书馆里借出这本书后狂奔回家,吃饱喝足,告诉父母和江厌离他要离开他们栖息的世界树,去陆地上寻找人类事情。他们听闻,不免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澄儿尚且12,无论是在知识方面和生活方面都还欠缺店经验,这就放澄儿出门磨炼,是否有些不妥?”江厌离皱着眉头,轻声道。江枫眠虽然心里担心,但只是犹豫了一会儿,便大手一挥,默认让江澄出门闯荡。然后帅不过三秒,和虞夫人吵了起来。

江澄不顾那么多,只要江枫眠同意便是铁板钉钉的事了。他飞奔回卧室,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发。

世界树是一颗巨大的树木,高到穿破了云层,宽到10个四肢健全的成年男人张开手臂贴在树干上都抱不过来。世界树分为东方和西方两部分,江澄住在世界树东方的最顶端,那是最高但视野最差劲的地方,因为江澄从宽大的树杈往下望只能看见厚厚的一层白云。

江澄知道自己在尝试一种类似于极限运动之类的活动,因为从来没有燕妖尝试过从他这个高度俯冲到地面。他不知道他的身体能否承受的住高速,但他想尝试一下。

如果我受不了的话我会立马尝试停下然后回来。江澄这么对着江厌离和虞夫人承诺,然后在心里也做好了回来的准备。

江澄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一统东方世界树的是他所属江家的任务,而他江澄,是江枫眠唯一的儿子。

继承江枫眠继续统领东方世界树是江澄的责任,要说比江澄大上5岁的江厌离的话,尚且不提江厌离只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过段时间还要和统治西方世界树的狮鹫族金家联姻。

江澄分得清轻重,他不会就因为一己私欲而毁掉整个家族的命运,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

张开双翅,闭上眼睛感受风的流动。江澄深吸一口气,俯冲下去,几片树叶被他带动,迎风吹了起来。

还可以,还可以,我能做到。这么安慰自己的江澄缓缓睁开眼,那片阻挡他视线的云彩在他之上,代替云层出现的便是天空树庞大的根系和渺小的楼层。

他看到一些奇形怪状反射着阳光的东西,那东西不停的抖动着,从后面还露出点点黑烟。江澄算是勉强认得那东西,在《古代历史》里出现过,名字是叫做汽车。

在能看清那几栋高楼上的小东西后,江澄就开始考虑怎么样掉下去才不会惹得人类注意,然后他灵机一动,准备掉在地面前30秒驱动咒语变为人类之躯。

想到这儿,江澄轻轻的摆动了一下双翼,防止自己掉到地面时摔得太惨。

《古代历史》上可是明明白白的写着,人类对外敌和不属于自己国家的人会很排斥。

一切就如江澄计划的那般进行,但是果然缓冲的力度太小了,掉落在地上之后一两秒他就昏了过去,在昏迷之前,他迷迷糊糊的看见了世界树旁被围上了一圈又黄又黑名叫做隔离带的东西。

醒来的时候,江澄看见的除了白花花的天花板就是被风吹起的半透明窗帘,哦,还有一个黑头发穿着白衣服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看起来好像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

江澄盯了男孩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伸手摸向自己的手臂。

哦,手臂还在。

哦,不是变态。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23题点底下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cp曦澄 忘羡 双道长 薛箐

24.一封去年的信

江澄是在收拾客厅的时候在沙发底下找到这个木箱子的木箱子有江澄两个手掌那么宽,很矮,矮到锁占据了一面的高。

锁并没有被锁上,江澄很轻易的就打开了。入眼的是一些熟悉的小玩具还有一张白色的信封。江澄记得这些玩具,那是他和魏无羡第一次闹掰时魏无羡为了哄他给他买的。

但是江澄对信封还有这个棕色的盒子没有什么印象,要是仔细说起来的话,他甚至都不记得这些玩具是怎么消失的。

怀着疑问的心理打开信封,凌乱又极好辨认的字体跃入江澄眼里:

“你好,未来的我。

我想你可能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写的这封信,那是正常的,因为这一年里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多到你可能会忽略这封信。

什么和好友又和好又闹掰啊,什么跟喜欢的人表白啊。啊,你应该知道的,你和蓝家那俩奇葩中的一个恋爱了。你的蓝家那小子,长得帅,但不炫耀。学习好,稳居你之上。品行好,追了你那么多年都没有放弃。

你很爱那蓝家人,你知道的。

话说你的发小似乎也跟另一个蓝家的跑了,他们整天腻乎在一块,分都分不开你也不要输他们,努力和他更加拉进距离。

emm距离负数的话还是先等等吧。

那么,未来的我,记得好好的爱他哦。”

江澄黑着脸,将信卷成一团放进箱子里,盖上盖子,敲开魏无羡的房门,然后一个箱子就呼上去了。打完了之后看到蓝忘机那满眼写满震惊的眼神,拍拍手道……

“你记好了,魏无羡,以后你的箱子千万别放我这,不然我肯定会放狗咬你。”

25.为你写诗

晓星尘日常,写写小说,回复回复粉丝。

在键盘上敲完最后一个字符,回头再理顺一遍文章思路和寻找错字,点击发送后,晓星尘整个人都如同一摊烂泥一般趴在桌子上。

他已经不分昼夜的连着赶稿赶了三天,亏有宋岚看着,才没有发生疲劳过度这种情况。

最后陷梦乡之时,晓星尘模模糊糊的想起了一个粉丝给他的留言,他当时只是草草的扫了一眼,却留下了极大的印象。

“作者写的耽美文很有感觉啊www特别是小攻和小受闹矛盾那时小受为小攻写诗的心理描写!!太真实了www虽然这么问很没有礼貌,但还是想知道,作者是亲身经历过这种事情吗??”

亲身经历吗?

过往的记忆涌入晓星尘脑中。

或许是的。

晓星尘看见了宋岚逆着阳光站在车牌旁说要跟他谈恋爱。

那么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晓星尘看见了另一个晓星尘吩咐他向宋岚问好。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子琛的呢?

晓星尘看见了为了能让他们安心旅游而辞了老师的工作变成自由职业者的宋岚。

嘛,这不重要了吧。

26.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阿箐被同桌的一本小说标题吸引了眼睛,纯白又厚实的书皮上印着几个大大的黑字——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什么鬼?阿箐一脸懵逼的盯着那本书看,现在的小说标题都起的这么少儿不宜了??对这本小说非常感兴趣的阿箐二话不说直接拿着棍子直指同桌的双眉之间,“这本,借我看几天。”

为了凸显霸气她还叼了个烟状棒棒糖在嘴里,一副我比小猪佩奇还社会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毕竟同桌也不是什么魔鬼,面对阿箐干净利落的“借书”,他轻轻一笑,一巴掌在书的封面上印了个五指痕,“给您,阿箐小姐。”

薛洋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已是傍晚,那个时候阿箐已经对那本书走火入魔了,走路看,上厕所看,就连写作业也要看上一两眼。

看到薛洋都有点对小说内容感兴趣了,他一把夺过阿箐手里的书,两三眼扫了一下标题,然后扔在打了他一拳的阿箐脸上,露出虎牙笑道,“这书名和小瞎子你还真像~”

阿箐愣了一会,红着脸嘀咕道,“臭混蛋你就是个傻逼……”薛洋自然是听到了,但他当做没听到,“我说啊小瞎子,你觉得今晚做个超超超超辣汉堡怎么样?”

“……我靠臭混蛋你有毒吧?!不管你了,本小姐今晚出去吃!”

“哦~小瞎子,你哪来的钱啊~难不成……”

“……!没有!绝对没有!”

“我都没有说是什么呢小瞎子~”

“……”

27.顾此失彼

“……晚吟……你看见我的抹额了吗……”蓝曦臣翻箱倒柜的找着他今天为出席会议而准备的抹额,找了好久终于知道回头问问江澄。

江澄双手环胸的坐在沙发上吃橘子看电视,听到蓝曦臣的问题他摆摆手,表示不知道。

“啊啊怎么办啊抹额不见了……这样要怎么办才能去开家庭会议啊……”蓝曦臣看起来似乎很手忙脚乱。

“其实我早想吐槽了。”江澄咬着橘子,单手拿着遥控器换台,“为什么你们看家庭会议都要带着抹额啊?那抹额有什么意义?”

“不不不,晚吟……抹额是历史流传下来的,蓝白色代表纯洁和雅正……这是……”

“那就跟江家每年都喝我姐煲的汤一样的意义?”

“……”

“……晚吟你这么理解其实也行……”

“是吧,少喝一次汤不会死,同理少绑一次抹额也没有触犯什么大忌。”

“……”

“……晚吟说的有理……”

于是蓝曦臣就因为没有绑抹额而被蓝启仁骂了一顿。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19题点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cp:忘羡 薛箐 双道长 曦澄

20.前世今生

我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陌生的世界。马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凛冽的风吹到我的脸上。我立马清醒了,打量打量周围,看到路人们身上的奇装异服,我呆滞了一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入眼便是一席黑色长衣,愣神之际感觉有谁拍了拍肩膀。回头对上清澈的眼眸,还没等那人开口,我便扑进他怀里,清楚了感受到他的身体僵硬了一分。

“你……”他摸了摸我的头,刚想说话就被我打断。

“别说话让我睡觉,我肯定在做梦。”听到我这么说,他也是十分听话,当真什么也不讲,立在原地任我抱。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就如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抱住他一样。

他身上有股特殊的味道,不是那些用化学试剂调配出来的刺鼻香水味,也不是路边野花的那种清香。我喜欢这种味道,贪婪的狠狠吸了一口。

我感觉有很多很多人走过我们。

我感觉一辆一辆的马车在我们身边疾驶而过。

我感觉温度由热变冷。

我感觉自己不想放开他。

我感觉他不想放开我。

“蓝湛……”在即将沉沉睡去之前,我松了松环住蓝湛腰间的手,唤着他的名字。

“嗯。”他回。

“这里……是哪?”

“……云梦与姑苏交界。”他迟疑了。

“是吗……”我笑了笑,困意席卷着我的大脑,我开始语无伦次。

“蓝湛啊……”

“……”

“你说,我是谁啊……”

“你是魏……”

世界被黑暗笼罩,有一个拥有清澈双瞳的人拉着我的手,仿佛在领我离开这里一般,不断前进着,不断的,不断的。

他的额头上绑着一个蓝白色的抹额,前进一步,抹额消失一点。直到走到抹额完全消失,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换了一副新的装束。

我看见他陪我撮合江澄和蓝曦臣。

我看见他为了我的生日天天练琴。

我看见我拿着一个破旧的相机拍下了我和他的每一天。

我看见照片上那三个人。

终于,我突破了黑暗,扭头想和那个头带抹额的人道谢,他看着我,正正抹额,嘴角轻微上扬。

阳光闯入我的视线,我破天荒的起的比他早,转过身抱住他。

早上好,蓝湛。

21.历史爱好者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作业你们爱写不写,比竟我也不是什么坏人。不过你们要知道,前途是把握在你们自己身上的。不好好把握小心未来吃不上饭……”

讲台上的老头还在叨叨,口水唾沫满天飞,可苦了坐在最前排的欧阳子真,既不能擦又觉得恶心。薛洋无聊的趴在桌子上,拆开一包彩虹糖往嘴里放。

“这历史老爷子真是越老越牛逼,讲个公开课都好意思布置作业……无聊,无聊死了,讲这些东西干嘛?还以为我们是小屁孩吗?”

“无聊你来干嘛?又没人逼着你来!臭混蛋。”薛洋旁边的阿箐坐的端端正正,目光直直凝视着前方,嘴上却在小声吐槽薛洋。

“嗳小瞎子,你这话就不对了吧!还不就是你把我逼来的,我要连公开课都不来你不就打电话给晓星尘让他教训我了?”

“你这么说就是你有翘课的企图!我下课就打电话给……”

“敢打我今晚做菜不辣死你个小瞎子!”

“我叫外卖!臭混蛋!”

历史老头听见声音,扶扶眼镜,道“那个,坐在倒数第5排正数第6排左数第3桌,第4桌右数第5桌,第6桌的阿洋和薛箐同学请不要讲话。”

阿箐:“哈?????”

薛洋:“……”

22.只为伊人(完全无脑jbg)

晓星尘和宋岚旅行了已经有大半个月,就像是吃完晚饭后的散步一样,两人都不着急,旅行进度也不快,这半个月过去,他们只在一个地方徘徊。

旅行需要的费用很多,衣食住行都有很大问题。宋岚辞掉了老师的工作,拿走一半自己的积蓄后留下一半给阿箐和薛洋。

晓星尘是个经常拖更的小说作者,他们日常旅行的开支基本都是由晓星尘小说赚来的。至于宋岚的积蓄,晓星尘建议还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看着晓星尘写小说写到灵感枯竭的背影,宋岚决定要从无业游民进化成为自由职业者。

他给趴在桌子上熟睡的晓星尘盖上被子,取下眼镜,亲吻他的眉间。临走保存了文件,关上了电脑。

随着吊灯的关闭,亮起的是宋岚的眼眸。

他想要和晓星尘一起旅行。

想要和晓星尘一起谈天说地。

想要和晓星尘一起。

只想要和晓星尘一起。

23.梦境与现实的交叉

“我是江澄。”

“不不不我才是。”

“我一点都不觉得你这个穿着基佬紫古服的人是我。”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连吃饭都筷子都是紫色的!”

“……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是……”

“没错,我就是……”

“变态跟踪狂?!!!”

“……”

“……不是……?”

“……你去死吧……!”

“你敢打我?!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在你打断我的腿之前我会先打断你的!!等等……为什么人物性格ooc了啊……”

“怕什么啊古服怪物!这是梦啊,随便ooc就可以了!”

“???不是你们就这么随便?谁是古服怪物?!你个筷子基佬!”

“筷子基佬是什么鬼啊?!!我吃饭的筷子虽然是紫色但没有紫到那个程度啊!!”

“那,你能否认你是个gay吗?”

“……”

“哈哈哈你看你脸都变紫了!!”

“……为什么你知道我是个gay……”

“因为我在古代被一个叫蓝曦臣的给收了……”

“……真可怜啊……你不会现在是被干到昏迷而灵魂出窍了吧……”

“……是啊等等你怎么知道?!”

“(欲言又止)……”

“好的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