洸伦太郎

lof气人画脚写脚V

《药物依赖和精神依赖》







ooc私设多

十分渣了,重新起稿的洸伦一方变小。

这波官糖吃的我猝不及防

“你们,渴望妹子吗?”

由于三次元生活实在是太繁忙了,目前在完成欠的那些东西之后,就会消失一段时间。

欠的坑:

隐弗《弗雷童话》

羡澄的70fo重生点梗

曦澄《天不造地不合》

洸伦的80fo一方变小点梗(图)

抽中了洸伦的其中一方变小○| ̄|_正在肝

[曦澄]中元节小故事

※短小注意!!!

蓝曦臣和江澄在一起已经有五年了。

距离江澄去世过去了一年。

蓝曦臣渐渐从颓废中走出,面对新的生活,他日日夜夜勤勤恳恳的卖力工作,忙碌的日常和奔波的旅途使得蓝曦臣感觉自己的生活很充实。

“所以?您忘了您之前的恋人了?”一位听说过蓝曦臣过去的女性客户这么问他,蓝曦臣听闻,笑着端起一杯酒,敬道,“您这是说笑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和晚吟分手。”

如今天人两隔,他活下去的唯一支持也就只有江澄死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半夜十点,蓝曦臣坐上回家的最后一趟电车,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不知怎的突然想起江澄葬礼上的场景。

那一天的魏无羡没有嬉皮笑脸,也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哭,只是静静的,静静地站在江澄的尸体前,盯着江澄的脸看了半个小时,愣是没有人能拉开他。

江澄死后的一段时间,蓝曦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过一日是一日,等待着自己死亡的那一天。

不过所幸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他准备活下去,连带着江澄的那一份。

刚回到家,蓝曦臣连灯都懒得开,丢去平时限制他的礼仪,倒头就睡。

风吹开窗帘,在月光的照耀下,地面的影子显示出人形。那人呆在蓝曦臣床头站了许久,弯弯嘴角,笑道,“给我好好活下去啊,蓝曦臣。”

整理

喜欢一个cp就要拼命为他们产粮,原图p2

指绘
伦太郎是改版,两人的鞋子都是乱画,难看到死(´-﹏-`;)

[曦澄]天不造地不和

※70fo点梗的双向暗恋

※现代向

※ooc有

半夜十二点,一道光芒从手机屏幕上射出,被光闪耀到了的江澄模模糊糊地摸向手机,和梦魔斗争了好一会才堪堪睁开眼睛。

一行字越入他的眼帘:

“尊敬的客户你好……”

“日妮玛甘霖粮。”江澄刚准备把手机丢了继续睡,余光却瞥见发信人的名字,那“魏无羡”三个大字刺的江澄眼睛疼,他沉默了一会,笑着打出几个字,然后缩回被窝里撸玉兔的毛。

这边刚睡下,那边魏无羡就收到消息了,他翘着二郎腿,嘴角上扬,将江澄的那句“窝日尼玛”递给蓝曦臣看,“喏,你瞧,要想追到师妹,千万不能半夜给他发消息,否则结果就是这样。”蓝曦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过了几分钟才反应过来,道,“弟妹,我认为,一般正常的人……不会半夜发消息吧……”

“……哈哈,这不是怕以后师妹半夜不回家你一急之下打电话给他嘛~”

“……哈哈是吗?谢谢弟妹提醒……等等不对……信息量好像有点大你让我缓一缓……”

魏无羡吹着口哨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然而他额头的一滴冷汗已经出卖了他。他一边观察着满脸写着懵逼的蓝曦臣,一边暗骂自己怎么不好好说话让蓝曦臣这个好好学生误会了他的意思。

蓝曦臣是大魏无羡两届,大江澄三届的学长,和江澄同是宠物社团的成员,两人相处了许久,几天前,蓝曦臣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江澄,可苦于不知道怎么表白,只能找江澄的发小魏无羡来商量对策。

魏无羡听说了那叫一个兴奋啊,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蓝曦臣的请求,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悄悄的开展了半夜12点了解江澄的活动。

可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跟着魏无羡半夜三更跑出去的蓝曦臣不但没有找到表白的方法,还因为跟魏无羡出去骚扰江澄这个罪名每天都被江澄冷嘲热讽。

这么想着的蓝曦臣欲哭无泪的从教室走出踏上去宠物社团的旅程,昨晚他和魏无羡合伙给江澄发消息被江澄骂了回来,今天还不知道江澄要怎么无视他呢。

深吸一口气,挂上招牌的笑容,蓝曦臣拉开宠物社团的门。

“江澄我来了……”

“卧槽蓝曦臣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蓝曦臣一瞬间看见江澄变成了二头身,他呆滞了一会,反应过来后笑着回答,“今天老师没有拖堂啊,江澄你在干什么呢?”

“没……没干什么!!”江澄红着脸,俯下身,悄悄堵住自己的桌肚,眼睛盯着面前的宠物百科大全,装作在努力看书的样子。

蓝曦臣笑了一声,坐到江澄对面,从包里拿出今天的作业摊在桌子上。

宠物社团只有三个人,一个是江澄,一个是蓝曦臣,另一个就是社长了,可惜社长胃不好,整天拉肚子,来社团的时间少之又少,导致社团里的工作都是由江澄和蓝曦臣全权代理。

江澄一边数着社团所剩无几的费用,计算有没有钱可以卖猫粮,一边偷瞄蓝曦臣。黑云笼罩了天空,几声闷雷透过窗户传进江澄的耳朵。他把注意力放到天气上,盯了天空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魏无羡说过的话,“蓝曦臣今天没带伞哟~”魏无羡当时的眼神看得江澄毛骨悚然,那时候他还没明白魏无羡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不仅明白了而且还更加毛骨悚然了。

魏无羡是怎么知道蓝曦臣没带伞的???!!

在社团活动结束之前,老天爷终于把雨降下来来了,哗啦啦的倾盆大雨不停地打在地面上,吵的江澄本来就不安定的心更不安定了。蓝曦臣停下笔,略微苦恼的看向天空,小声嘀咕着,“怎么就下雨了呢?完了今天没有带伞……”

这句话被一直偷听的江澄听了个干净,他把钱塞进抽屉,收拾书包时假装不经意的将伞漏出来了一点,蓝曦臣也是十分的配合,挠挠脸颊,道“不好意思,江澄。我今天没有带伞,请问可否……”

“当然可以。”刚说完江澄就想打自己一巴掌,人家蓝曦臣都没说完他就答话,就好像有多么迫不及待一样。嗳……好像是挺迫不及待的……

两人说笑着,走到学校大门,就在这时,雨,停了。

雨,停了。

停了。

了。

……

江澄想骂人。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