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依旧饿死在手机前

我可真是个小智障呢⊂[┐'_'┌]⊃

[曦澄]客套和他的兄弟套路


※依旧短小

渔夫撑起船桨,慢慢划过水面,即便如此那些睡在河底的鱼们还是被惊醒了,到处乱跳乱扑腾,渔夫冲着水面“呸”了一声,暗骂道今年收成他家肯定又是最后一个。

不过凌晨,江澄走出莲花坞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他没有任何想要帮忙的意思,不紧不慢的离开鱼塘。毕竟什么东西都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

江澄漫无目的的在街上瞎逛,趴在地上的老狗闻见江澄的味道,连忙爬起跑到他面前坐下吐着舌头。江澄每次上街都会喂这只老狗,时间久了老狗一见到江澄就会兴奋的不得了。

江澄俯身摸了摸老狗的头,扔出一根排骨,老狗的注意力被排骨吸引过去,江澄瞅准这个空挡离开。本准备溜达完就回莲花坞的,没想到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

江澄对着眼前的蓝曦臣翻了个白眼,改变行程准备往回走,但仔细思考了一会又觉得不妥,违背自己的真心开口道,“好久不见了蓝宗主,不知您有何雅兴来到云梦,不过此时天气寒冷,不如来莲花坞坐坐?”

江氏三不,你,值得拥有。

“好啊,江宗主。”蓝曦臣脸上依旧挂着那百年不变的笑容,江澄听了忍不住腹诽,好个屁!
“没想到这么久不见,江宗主这么欢迎在下,实数荣幸。”

欢迎个屁,荣幸个屁!江澄抽着嘴角带着蓝曦臣走向莲花坞。

其实蓝曦臣心里的底线差点崩盘,他知道江澄不喜欢他,他也知道江澄那说的都是客套话,他自己也准备要走的,可是你看既然人家都客套你了你总要客套回去吧?

两人都想客套对方,可惜被客套的兄弟套路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江澄/蓝曦臣:蓝/江宗主求您快给个后路让我回去吧!!!

“那……那个江宗主……”

听见蓝曦臣开口江澄眼前一亮,终于,你终于要说了是吧?!快说啊蓝曦臣!!快说你要回去啊!!

“蓝……蓝……”

快快快快!!江澄觉得自己的脸上就差印个滚动弹幕了。

“蓝某觉得云梦的空气很好!!”

“好!你回……啊?”江澄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臭着一张脸转头不理蓝曦臣。

蓝曦臣此时心里也是跑了一个正在冒烟的老火车,一边骂着自己怎么跟个小女生表白一样怂一边练习怎么把这句“蓝某突然想起云深不知处有急事蓝某先走一步”说出来。

“蓝宗主……”

“啊……啊?!”什么什么?!江宗主要主动说了吗?!

“蓝宗主为……为……”

哇江澄还真是个……

“为什么会来云梦?”

好人……

江澄恨得想抽自己50个大嘴巴子,不过他也的确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反正总不会是堂堂蓝宗主出门忘了带指路的东西而迷路了吧。

“蓝蓝蓝……”话题转的太快蓝曦臣没有反应过来差点把蓝蓝路说出来,“蓝某不小心迷路了!!”

“……”江澄沉默着黑着一张脸,扇了自己一巴掌。

真TM打脸。

其实迷路只不过是蓝曦臣一时着急瞎编出来的,事实是有人目睹云梦有走尸,而那人脑残,不去报云梦去报姑苏,因涉及地区利益关系,若姑苏参与此事便是侵犯了云梦的领地和权利,从而造成地域纷争,最后导致云梦和姑苏分裂……

通俗点来讲就是怕江澄一怒之下拆了云深不知处……

的书房的旁边的厨房的后面的庭院里面的小苹果的小房子,魏无羡毅然决然的跪在蓝曦臣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恳求蓝曦臣当面出马调节此事。

毕竟蓝曦臣也不是什么恶魔,吃了魏无羡给的一盘菜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出发了。刚到云梦就遇见了江澄,然后就发生了刚刚那档子事。

蓝曦臣和江澄面对面坐在大厅,江澄既没叫人端茶也没叫人倒水,俩人就这么干坐着,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江澄是想要蓝曦臣感到无聊才一直坐在这里,等着蓝曦臣服软开口。

蓝曦臣则以为江澄是在酝酿情绪好说出让他走的话,于是蓝曦臣就乖乖的坐着等。

客套和他哥套路一击掌,江澄和蓝曦臣又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整理

[??]读书人的事情能叫玩梗吗?

沙雕中传

cp:曦澄双道长薛箐
这期没有笑点,全场水的一批

金凌最近从金光瑶那里入手了一部能读取别人内心的情绪转化为歌曲的机器,蓝景仪听了自然不信,趁着金凌不在把机器偷来戴在头上到处乱逛。

第一个遇到的人是准备悄悄溜出公司吃火锅的某个总裁魏无羡,蓝景仪按了下机器开关。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

迅速关上。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嗯一定是的。蓝景仪这么安慰着自己,又打开开关。

“暖洋洋软咩咩红太狼灰太……”

关上。

蓝景仪神色鄙夷的看了魏无羡一眼,连连退后了几十米,冲着躲在垃圾桶后的魏无羡喊,“魏总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魏总,我是正经的工作小弟,不是出来卖的!别以为有几个节操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

被喊懵的魏无羡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一副俺是谁俺在哪旮沓俺娘叫俺次饭了没的样子,下一秒江澄就黑着脸拎起魏无羡的衣领出现在蓝景仪的视野里,蓝景仪打开机器。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迅速关上。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嗯对我什么都不知道。蓝景仪环胸抱臂吹着口哨,退到一旁。江澄拎着魏无羡前脚刚走,蓝曦臣后脚就风尘仆仆的敢来,拉住蓝景仪问。

“你有没有看见晚吟……啊江澄?”

“怎么了?江澄叔叔又被魏总逼着写曦澄h文了?”这么问着的蓝景仪悄悄开启了机器。

“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不动不摇坐如钟,走路一阵风……”

嗯?!!!嗯?!!!嗯?!!!惊讶三连的蓝景仪伸手如同苟活了96年的小老头一样指了指江澄离开的方向,然后几乎可以算作瞬间的事情,蓝曦臣的音乐突然改变。

“我爱你,亲爱的姑凉~见到你,心就方丈~”

……你他妈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蓝景仪一脸宛若看见了智障的表情看着蓝曦臣不顾形象奔跑的身影,雅正真好吃。

一回头,就碰见了相亲相爱喂面条的晓星尘和宋岚,由于没关机器,那膨胀热血的音乐自然而然得流进蓝景仪耳朵里。

“好运来那个好运来,好运来那个桃花开~”

蓝景仪氏冷漠。

———————————————————————————

“小瞎子。”

“干嘛?”

“听说这个机器可以听见人的心声嗳。”

“嗯?不可能吧,臭混蛋你从哪里弄来的这破烂东西?”

“从蓝景仪那里抢的,我先试试。”

十分钟后。。。

“魏无羡~”

“嗯?薛洋?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好东西借给你用用哦!”

十分钟后。。。

“澄澄,来来来戴戴这个!”

“魏无羡你抽什么风?!”

之后一传十十传百。

金凌:“金光瑶叔叔!你送给我的玩具怎么没有了啊?”

归整

突然想起某些鄙视邪教的人说经常在人物tag里看到邪教文很不爽。

我:???屏蔽tag系统被你们吃了???讨厌还不屏蔽tag,在人物tag里看见了还能怪我们??这不是故意找茬是什么?

笑死。

[??]读书人的事能叫沙雕吗?

※有曦澄,双道长,薛箐成分

沙雕前传

今天万里无云天气晴朗,从魏无羡的办公室向外望去,方圆5里看不到一丝阳光。

魏无羡笑着站在阳台上,往前一步是跳楼,往后一步是自杀。金凌薛洋江澄站在统一战线,一人手里一条金毛,时刻准备把魏无羡推下绝境。

“魏无羡你再不跳下去一会儿强盗进办公室你就完了哦~”薛洋笑着摸了摸跃跃欲试的金毛的头,金毛吐吐舌头,叫了一声,魏无羡的身子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就是啊魏无羡,你快跳啊,这里由我们给你挡着!”金凌义正言辞道。

“跳你妹啊,这是17楼啊17楼,你们怎么不去跳呢?!”

“你想让我们跳?好啊,舅舅,薛洋,我们一起。”金凌放下金毛,走向魏无羡,魏无羡松了一口气,刚想走下阳台,看见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三只金毛又缩了回去,“卧槽你们跳为什么不带着这三只狗一起啊?!”

“因为他们是无辜的。”江澄氏认真jbg

“感情你们竟然还知道啊!!!”

“我们走了之后,一定要照顾好它们和仙子。”江澄氏认真jbg

“我求你了澄儿你不要认真了你脑袋旁边的星星我都看见了别装逼了行不?!”

“大舅。”微风吹过金凌的耳畔,他垂眸,开口,“一个仙子逝去了,会有千千万万个仙子站起来,再见了,大舅。”

“wodhska金凌你个臭小子给我从阳台上滚下来!!!!!”魏无羡大手一挥捞下在死亡边缘大鹏展翅的金凌,扔给江澄。下一秒办公室的门被踹开,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下蓝曦臣带着三级头一手拿着AK一手提着麻辣烫走进办公室。

蓝曦臣一靠近江澄,把麻辣烫一丢,枪一甩,握着江澄的手,道“澄儿,想我了吧,我来晚了。”

江澄:……你他妈是什么妖魔鬼怪!?

江澄毫不犹豫大义灭亲上去就给蓝曦臣一巴掌,在蓝曦臣和魏无羡懵逼的眼神还有薛洋金凌的掌声中,捡起地上浇了麻辣烫汤汁的AK,拎着蓝曦臣的衣领,破门而出。

办公室静默了一会,突然从楼下传来了一声锐耳的尖叫,薛洋认得这声音是谁的,刚准备也跟着离开办公室,突然被金凌拽住袖子。

两人暗暗较劲,过了良久,金凌笑道,“想走?没门。”

“我出五袋尸毒牌面粉,赞助你们修办公室的门。”

听闻金凌满意的笑了下,松开手。还没等薛洋走出办公室,阿箐就拿着木棍跑上来了,无视薛洋的眼神,她冲着魏无羡喊,“魏哥!晓哥哥和宋哥哥在哪里啊?”

“他们啊……去吃米线了……”魏无羡瘫倒在阳台上。

“哦!我走了。”说完阿箐还真走了。

薛洋笑着捏爆了一袋子尸毒牌面粉,跟了上去。

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人和三条狗,突然三条狗合体长出了翅膀,又和金凌合体,变身成为了——铠甲[哔——]飞天神狗。

模模糊糊只能看见飞天神狗脸的魏无羡笑道,“你这小别致长得真东西。”

——————————————————————————

“子琛,那两个戴着三级头坐在路边吃麻辣烫的是江澄和蓝曦臣吧!”

“嗯。”

“子琛,那边一个正在撒面粉,一个正在午棍子的是薛洋和阿箐吧!”

“嗯。”

“子琛,我们公司上17楼那正在冒火光和烟雾的是魏总的办公室吧!”

“……嗯?”

我写的都是什么傻屌????

[曦澄]读书人的事能叫小偷吗?

※有微量双道长薛箐成分

※为什么听悲伤的歌会写出沙雕文?

职业作家江澄感觉自己的三观可能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他咬着冰棒双手环胸斜眼盯向在床上坐的端正的蓝曦臣,似乎在等他的一个解释。

“那个,江澄,事实不是你看见的样子,你听我解释……”

“我听着呢,快说啊。”

“请您一定要听我解释……”

“……你再不说信不信我拿那边电蚊子的电蚊拍紫电打断你的腿。”

“您听我说啊……”蓝曦臣的身体瞬间瘫软,欲哭无泪的对上江澄的视线,“魏先生跟我说你小说的手稿放在你家床底,让我拿着钥匙来找……”

江澄挑眉,“魏无羡那个傻逼的话你也敢信?魏傻逼他人呢?我去打断他的腿!”

此时在酒吧撩妹的魏无羡打了个哆嗦,面带疑惑的搓搓自己的双臂后,他对着干净得能看见他的脸的桌子摆了个造型。

“老子真他妈帅!”

第二天江澄火急火燎的赶到公司想要痛扁魏无羡一顿,刚装作霸气的一脚踹开魏无羡办公室的木门,入眼看到的便是薛洋跪在办公桌上扯着魏无羡的领带,魏无羡脸上洋溢着奇怪的红晕,晓星尘宋岚阿箐侧头看着他的场景。

气氛很是尴尬,江澄静默的保持踢门的姿势一会后,默默收回自己的脚,走出办公室还不忘带上门。

“sjiabuwilwoc澄澄你误会了什么啊啊啊!!!!”被薛洋压制的魏无羡几乎怒吼着道,薛洋倒是没把刚刚的闹剧放在心里,他笑道,“你看看啊,魏总,晓星尘这么大年纪了,是时候退休了吧~退休了之后就把晓星尘的位置让给我吧,你看看啊阿箐那个小瞎子也只有我能治得了她了……”

晓星尘温和的对薛洋微笑并摆了个中指,“去你妈的老子才30。”

薛洋单手接住阿箐给他的一棍子,回,“嗳~我记得晓星尘之前说过想要马上退休,然后和宋岚共度余生啊~”晓星尘刚想反驳,一阵鼓掌声从他身后响起。

只见宋岚面无表情的脸上流下一丝清泪,吼道,“好,我支持。”

……不是大佬你哭个什么劲儿啊……

“这次也是魏无羡让你来的?”江澄手拿紫电逼近瑟瑟发抖的蓝曦臣,蓝曦臣往后退了一步,笑道,“澄儿,我是来向你求婚的。”

“求荤?你多久没吃肉了?”

“……算了吧,澄儿,你看看这个。”蓝曦臣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打开,一枚闪烁着光辉的戒指窜入江澄眼帘。

“澄儿,你感觉到了吗,我为这次求婚准备很久了……”

“感觉到了。”江氏冷漠jbg

“真的吗?!”

“是的,这是我们小时候在小卖铺到处都能看见的戒指玩具,现在都绝版了。”

“……”

“……”

[羡澄]其燕名澄(一)


时间对燕妖来说并不是什么宝贵的东西。燕妖们通常对时间流逝的感知很模糊,所以他们的日子过得总是悠悠闲闲,不追不赶,想做的事情在想做的时间做就行了。

不用在乎时间沙漏的一点点遗失,更不用担心什么时候生命会走到终点。

但是有一位燕妖明显与众不同,春夏秋冬,反反复复,他每天都在计算时间的流逝,然后展开代替手臂而存在的双翅,飞上天空,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那只燕妖名叫江澄,他总是板着一张脸,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江澄被誉为是燕妖界的怪胎,在江澄第一次和他的父母谈起时间岁月之类的东西时,他的父母先是愣了一会,然后凑在一起拉着他姐姐在一旁窃窃私语。

当天太阳落下去后江澄的姐姐江厌离就敲开江澄的房门,维持着笑颜询问江澄是从哪里听来的这词。

江澄歪歪头,然后沉思,思考了许久,久到困意爬上了他的大脑,他才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时间,岁月”的概念是从哪里灌输到他的脑子里的。

明白了这一点的江澄对时间越发好奇了,他查阅了所有堆在图书馆里的书本,从封面的破旧程度来推测年代的久远。

煤油灯一点一点的被风吹动,火光闪烁在江澄稚嫩的脸庞上,他捧着一本书页残破的古籍,用心阅读着。寂静的图书馆里充斥的只有“沙—沙—”不停翻书的声音。

不孜不倦的阅读总是有收获的,江澄从一本名叫《古代历史》的书里发现了一个叫做人类的物种,还找到了燕妖的祖先们留下能变成人类的魔法咒语。

在《古代历史》上描写中,人类是大陆上控制时间的神,他们没有翅膀,却有行动自如的手掌。他们没有能向燕妖一样有天生就能飞上天空的能力,但是他们有聪明机敏的脑袋,可以创造出巨大的飞机。

对时间十分好奇的江澄从图书馆里借出这本书后狂奔回家,吃饱喝足,告诉父母和江厌离他要离开他们栖息的世界树,去陆地上寻找人类事情。他们听闻,不免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澄儿尚且12,无论是在知识方面和生活方面都还欠缺店经验,这就放澄儿出门磨炼,是否有些不妥?”江厌离皱着眉头,轻声道。江枫眠虽然心里担心,但只是犹豫了一会儿,便大手一挥,默认让江澄出门闯荡。然后帅不过三秒,和虞夫人吵了起来。

江澄不顾那么多,只要江枫眠同意便是铁板钉钉的事了。他飞奔回卧室,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发。

世界树是一颗巨大的树木,高到穿破了云层,宽到10个四肢健全的成年男人张开手臂贴在树干上都抱不过来。世界树分为东方和西方两部分,江澄住在世界树东方的最顶端,那是最高但视野最差劲的地方,因为江澄从宽大的树杈往下望只能看见厚厚的一层白云。

江澄知道自己在尝试一种类似于极限运动之类的活动,因为从来没有燕妖尝试过从他这个高度俯冲到地面。他不知道他的身体能否承受的住高速,但他想尝试一下。

如果我受不了的话我会立马尝试停下然后回来。江澄这么对着江厌离和虞夫人承诺,然后在心里也做好了回来的准备。

江澄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一统东方世界树的是他所属江家的任务,而他江澄,是江枫眠唯一的儿子。

继承江枫眠继续统领东方世界树是江澄的责任,要说比江澄大上5岁的江厌离的话,尚且不提江厌离只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过段时间还要和统治西方世界树的狮鹫族金家联姻。

江澄分得清轻重,他不会就因为一己私欲而毁掉整个家族的命运,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

张开双翅,闭上眼睛感受风的流动。江澄深吸一口气,俯冲下去,几片树叶被他带动,迎风吹了起来。

还可以,还可以,我能做到。这么安慰自己的江澄缓缓睁开眼,那片阻挡他视线的云彩在他之上,代替云层出现的便是天空树庞大的根系和渺小的楼层。

他看到一些奇形怪状反射着阳光的东西,那东西不停的抖动着,从后面还露出点点黑烟。江澄算是勉强认得那东西,在《古代历史》里出现过,名字是叫做汽车。

在能看清那几栋高楼上的小东西后,江澄就开始考虑怎么样掉下去才不会惹得人类注意,然后他灵机一动,准备掉在地面前30秒驱动咒语变为人类之躯。

想到这儿,江澄轻轻的摆动了一下双翼,防止自己掉到地面时摔得太惨。

《古代历史》上可是明明白白的写着,人类对外敌和不属于自己国家的人会很排斥。

一切就如江澄计划的那般进行,但是果然缓冲的力度太小了,掉落在地上之后一两秒他就昏了过去,在昏迷之前,他迷迷糊糊的看见了世界树旁被围上了一圈又黄又黑名叫做隔离带的东西。

醒来的时候,江澄看见的除了白花花的天花板就是被风吹起的半透明窗帘,哦,还有一个黑头发穿着白衣服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看起来好像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

江澄盯了男孩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伸手摸向自己的手臂。

哦,手臂还在。

哦,不是变态。

温馨30题 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前27题点底下tag为什么总有人这么作死?

最终章,看似正常其实是沙雕

cp曦澄 忘羡 双道长 薛箐

28+29+30.徘徊的脚步声,我爱你,你爱我

魏无羡病了,因为学着他小师叔连夜的画漫画赶稿,半夜不但不睡觉还要把窗大敞,大敞也就算了居然还开着空调,开空调也就算了他居然还坐在空调下赶稿,坐在空调下也就算了他还作死洗了个冷水澡。

被江澄冷嘲热讽了好一会的魏无羡整个人摊在蓝忘机怀里,时不时有气无力的回怼江澄几句。

江澄嘴上骂着魏无羡,手里的活却一点也没停下,他一边看着魏无羡的手稿一边对照着画风接着魏无羡完成的部分继续画。

蓝忘机明显是最担心魏无羡的那一个,看到魏无羡晕倒在电脑前的时候他的神经都绷起来了,手足无措了好一会才想起要量一量魏无羡的体温。

蓝忘机忙活着找体温剂的时候,魏无羡迷迷糊糊保持着半睁着眼的状态,看着他的蓝二哥哥手忙脚乱的翻箱倒柜,和终于找到体温计量出来确定是发烧后那一瞬间送了一口气的样子,魏无羡的嘴角忍不住乱他妈上扬。

他的蓝二哥哥怎么那么可爱……!

被蓝忘机灌了药的魏无羡被名为困倦的怪物战胜,闭上眼睛沉沉睡去,本以为蓝忘机会走开的魏无羡在睡梦中似乎听见床头有谁在他身边来回徘徊,时不时用宽大的手掌摸摸他的额头。

魏无羡是漫画家,江澄是漫画助理。本来江澄已经完成属于他的那部分草稿了,交给魏无羡没几天就发生了这档子事,没有办法,只好由江澄完成接下来的部分。

于是熬夜的工作又落到了江澄的身上。

蓝曦臣端着两杯咖啡坐在江澄身边,打开暖色的小台灯,从身旁的书柜里抽出一本书,翻开看了起来。很明显,蓝曦臣想要和江澄一起熬夜。

江澄皱皱眉头,伸手拦住了蓝曦臣正准备送入嘴中的咖啡,“你明天还有工作,不能熬夜,给我去睡觉。”蓝曦臣闻言笑笑,错开江澄的手掌,抿了一口咖啡,“陪晚吟也是我的工作。”

“……你的意思是你不会睡得?”

“是的晚吟。”

“……那有什么办法能让你睡觉。”

“晚吟先睡,我便睡。”

“……你这是什么令人误解的说法???!算了算了,你爱睡不睡,明天困死在公司桌子上的话回来别怪我。”

得到江澄应允的蓝曦臣开心的向一个250斤的胖子,瞬间精♂力♂充沛,抄起床上的……电脑就开始工作。

键盘的敲击声和鼠标的啪嚓声融合在一起。

小说家晓星尘的这个夜晚也过得不怎么好,这个月已经快要过去了,他必须要应着粉丝的要求在剩下的这几天码出一份5000字番外。

晓星尘的脑洞其实并不是那么多,甚至可以算少,每次文里那些新奇的套路都是一点一点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来的,要写番外的话还真是苦了他的脑子。每天都跟在抽精一样度过,又疼又感觉自己的未来在跟自己告别。

现在是凌晨12点52分。

宋岚正在为了他和晓星尘旅游的费用在酒吧里打工,面对各种他讨厌的人。晓星尘正在为小说而费尽心机的跟脑洞战斗,现在几乎筋疲力尽。

场面异常惨烈。

在两人差点气到摔盐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对方。

如果是子琛(星尘)的话,他会怎么做?

他们各自低头沉思了一会后。晓星尘颤抖着手掌操纵鼠标在发送键上徘徊,一位打扮的浓妆艳抹的女性看着面前笑着的宋岚。

如果待发送的东西不是“不写滚”,如果宋岚的笑容可以称之为笑容,那么一切和谐。

宋岚回家后,两人热泪盈眶的相拥。

“我爱你啊我爱你啊子琛!!”

“嗯。”

阿箐如果半夜不睡觉那么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在网上和自己看不惯的人撕起来。

薛洋如果半夜不睡觉也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看着阿箐在网上和别人撕。

阿箐不排斥薛洋的加入,因为如果薛洋在她旁边,撕输了也没关系,给薛洋一点好处,比如一大箱棒棒糖,薛洋接受了贿赂就会帮忙,只要薛洋一出马,除非对面脸皮厚的和一大坨猪油一样,不然肯定会板回战局。

“哎呦呵,这小姑凉还真是有胆,敢欺负晓星尘……”

“哟?又一个在晓星尘文下骂他的?”薛洋叼着棒棒糖,从阿箐身后钻出,似是找到什么好玩的事物一样盯着阿箐的电脑屏幕看。

“卧槽臭混蛋你是想吓死我?!”虽然嘴上这么说,阿箐的眼睛还是不离屏幕,双手快出残影一般都敲打着键盘。薛洋懒得回嘴,他直起身子,伸个懒腰,靠在阿箐身后的墙上,闭目养神。

阿箐一边打字一边吐槽,也不管身后的人在不在听,反正嘴上嘚吧嘚吧的就是不停。

过了好久,阿箐的吐槽从一开始的的开怀大笑逐渐变成小声嘟囔,终于,在最后的最后,她沉默了,扭头喊道,“臭混蛋!还不快过来帮忙!!”

薛洋摇摇晃晃的走到阿箐身边,凑近阿箐的脸,笑道,“我要报酬。”

“……切,愚蠢的被金钱控制的人类,你要什么?”

“emm,要什么呢?对了,我要你对我说你爱我。”薛洋的笑意更浓了。

“你爱我?”阿箐懵懵的回复。

薛洋:(尸毒牌面粉警告)

“啊啊我说!我说不就行了!我爱你!我爱你!听见了没有?!我!爱!你!”

今晚谁都他妈别给我睡!!!

————————————————————————————
以下是些半抱怨的话,基本可以不用看,看了你可能会怒,总之把下面的话划出重点:我以后可能不会写忘羡文了。












那个,想必大家可能都看到了,但是想要关注的(你等等有谁会关注你?)在这里先停停,完结这个篇后我基本就不会写忘羡了。所以为了忘羡关注我的千万取关。

原因?哦当然,某位忘羡太太说不需要我们喜欢吃邪教的人做贡献。

我自私?我公私不分明?我一概而论?不不不你要知道我写文是为爱发电,而那位忘羡的太太都完全藐视我的爱了,我还发什么电?

(顺便要是怒火攻心的话先冷静一下,我写的文和我的言行没有关系,举报的话,那么你就是真正的公私不分明了。)

想反驳我的话可以私聊,如同我顶置说的一样,除ky我不会拉黑人。

睡之前消息提示还只有53,起来之后就变成93了,你们是天使吗????